• 凤凰谋:一品皇后

      “启禀皇上,太医刚刚来报,凌贵人肚里的孩子,保不住了……”   失去亲子的那一刻,他面色无异,神态冷情,只因那杯堕胎茶就是他命人所送去。   她带血面圣,手捂腹部,痛心疾首的望着他质问:“为什么这么做?他是你的亲生孩儿。”   却不料他面色一敛,冷笑一声:“贱人,你与人苟合,怀有孽种还敢污蔑于朕?既然如此,朕便成全你,来人,凌贵人不守妇道,行为不检,立即打入冷宫,品阶降为浣衣局末...

  • 腹黑小娇妻,老公求亲亲

    他们初见,她嘴角轻勾:“帅哥,她们欺负我,帮我报仇嘛?!”男子不禁挑了挑眉。 他们再见时,她夺走他的初吻,笑如梦魇:“宸少,我们又见面了呢!” 宸少抓住面前的人,薄唇轻起:“作为女票的你,该行使你的责任了,恩?” 某女毫不畏惧,谄媚一笑:“好呀!”宸少贴近她的耳垂:“墨熙,明天下不了床,如何?” 某女一脸泪崩,她能说后悔了不? 她是顶级杀手,他是月城的主人,分手那天,她拿枪指着他,嘴角的笑容,带着嗜血的妖孽:“这世间,最难之事,...

  • 滥情总裁,无心妻

    三年前: 她是一个不堪、无心又无爱不为自己辩解的女人,因为婚姻中的枷锁,持续了第四个年头, 她,依然地……云淡风轻! 因为,她,失去爱人的资格! 三年后: 再次相见,她,不是他的前妻; 然而…… “温玉馨,我没有答应离婚,你,依然是我蓝法斯的妻子。” 面对步步逼近的阴沉男人,那夹带的危险气息让女人倒退数步,直到背靠墙壁,退无可退的时候,矫健的体魄欺身靠近…… ...

  • 狂凤逆天,妖孽邪王

    她是暴虐昏君,他是逆臣贼子,而很不巧的是上天让两人相遇了,于是大炎王朝要倒霉了…… 叶芊芊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很倒霉地穿越了,还很倒霉地被绑架了。 站在她面前的惊天帅哥说了一句雷晕她的话:“皇上,你太弱了!” 她转了转眼珠子,飞快地将自己代入角色中,“既然这样,朕赐你一官半职,你放了朕可好?” 封他宸王,却是引狼入室。更莫名地被某人看出了自己是个女儿身。 ...

  • 请婚书

    庶女请婚?全京城等着看笑话,却等到平乐王心甘情愿将她捧于掌心。 她是叶府庶出之女,卑微鄙陋,表面柔弱有礼,实则清冷孤傲,心如明镜。十六之际,被深爱之人抛弃,为求活命,自请嫁入平乐王府冲喜。 他是京中平乐王,身份尊崇,表面暴虐成性,恶名昭著,实则精于算计,腹黑深沉,本是要将她当兔子养,不料她骨子里是头狼。 他是汾阳王府世子,风华温润,得满京之女倾慕,却是一朝断情绝爱,待再回头时,爱与不爱,争与不争,再度失控。...

  • 好久不见陆先生

    “很简单,和我睡。”陆与卿贴在她耳边说的话让赵初一猛地睁大了眼睛。 大学毕业进入东升的赵初一,平静的度过三年,但新来的总监为什么偏偏是陆与卿? 这三年的沉静被打破,好,她走便是了! 做个明星助理,为何陆与卿刚好是绯闻男友? 白日的一口一个赵小姐,晚上却将她吃干抹净? 陆先生的步步逼退,赵小姐只好缴械投降。 本以为自己只是找回了当年的初恋,却不料,初恋早已换了身份。 陆与卿,你到底...

编辑推荐

  • 医手遮天,男神高攀不起
    医手遮天,男神高攀不起

    楼下大厅,是他和她妹妹的订婚宴席,宾客满堂! 楼上洗手间,他眸光阴鸷地凝着她:  “江鸾,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他是A市叱咤风云的第一公子,天赋异禀,清贵俊雅,无人不晓的医界神化! 人前,他是她准妹夫,对她客气疏离,暗地,他掐断她各种桃花,不死不休!  手术台上,她挣扎着,悲愤怒吼:  “墨清玄,你别逼我恨你!”  他颀长身躯一僵,...

    作者:夜深人静*东方

  • 天价情人:总裁的契约孽宠
    天价情人:总裁的契约孽宠

    他,裴沉孤,淡漠霸道如猎人,冷傲孤僻如冰山,神婳集团的至尊总裁。 她,戴美男,柔弱娇小似猎物,内心坚强似刺猬,对他却是恨到骨子里。 ** [六年前] “美男,做我永远的女人,好吗?” 那一夜,迷蒙月色,他的双手有力地抱着她的身体,温热的吻密密麻麻地降落到她每一寸luo露的肌肤。 然而,[再见时] 他说:“女人!连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都没有,你拿什么来取悦我?真是可笑!”...

    作者:金黛寒东方

  • 辣妈萌宝,总裁不爱请离婚
    辣妈萌宝,总裁不爱请离婚

    “就算我身边是地狱,你也休想离开。” 前女友和绯闻女友全部堂而皇之地住入家中,恶婆婆坏小姑一齐上阵, 她终于不堪忍受,提出离婚,他他却冷笑着撕碎结婚证书: “我们之间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小三和情人的私生子流产,他却心疼地红了眼睛。 暗夜里,他的大手死死掐住她隆起的腹部,冰冷的寒眸闪过嗜血的残忍: “打掉这个孽种,滚得越远越好。” ...

    作者:妖妖妖精东方

  • 重生嫡女风华
    重生嫡女风华

      当亲如姐妹的堂妹嘲讽的说,她抢走了属于她的一切,连夫君也是时,她才知道原以为四年夫妻恩爱无限,却原来只是南柯一梦。   惊胎之时才知她竟在谎言中生活了六年,血崩之时才知她的无知和愚蠢竟害得外祖父全家被抄斩,更得知原来相亲竟然死在她一直敬重的叔婶之手,原来在六年前她已经一步步的走入他们的圈套,成为他们最大的帮手。   丫头的背叛,堂妹的伪善,亲人的死去。雷雨之夜她含恨而死,临死之时立下血誓,愿无来生只求重生,血债血还。 ...

    作者:安懒异界

  • 狠妃当道:残暴君主闪边去
    狠妃当道:残暴君主闪边去

    这个男人只不过是一个挂名的君主居然嚣张到如此的程度,一连娶了八个女人,而她堂堂现代高级心理医生,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俗称医学院的极*品侩子手,居然好死不死就是那第八个,最受欺负的最后一个。 八个女人居心叵测,心怀鬼胎,看来想要往上爬,引这残暴的君主乖乖上钩,只能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了! 斗心,斗智谁怕谁,尽管放马过来,看姐如何让你们一个一个躺着回去。 【本文有宠】 “奈妃...

    作者:宿文亚异界

  • 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7年婚姻。   相见如宾,浓情甜蜜。   到头来,镜花水月。   倾尽所有,换来一场蓄谋已久的杀人灭口。   那一天。   陆漫漫怀着还不足2月的孩子,死于一场车祸。   离奇的车祸,却意外获得重生。   陆漫漫再次睁眼,回到还未嫁人之时。   她凌厉的眼眸一紧,嗜血的微笑,如罂粟般,风华绝代。   重生一世,她誓要,血债血偿!   为此!...

    作者:恩很宅东方

小说资讯

  • 绝世嫡妃,冷王谋妻有道
    绝世嫡妃,冷王谋妻有道

    一朝穿越到农家,竟成刁蛮败家女 上有爷奶偏心眼,下有叔伯懒赌馋 程锦绣本以为自己要走的路线是改造极品亲戚,发家致富奔小康 岂料一朝身世大逆转,小农女华丽变身国公府偷龙转凤的嫡小姐 生母软弱无能,渣爹宠妾灭妻,姨娘庶妹虎视眈眈,更有假龙男杀气腾腾 “绣儿,只要你嫁给本王,这些牛鬼蛇神,本王都帮你收了如何?”某男沉思片刻,给出建议 “想娶本姑娘,一不能有妾室通房,二不能有龙阳之好,三不能有……...

    作者:墨初舞异界

  • 重生,伪善嫡女大作战
    重生,伪善嫡女大作战

      她喻阑珊,是威武侯府最受宠的嫡女,也不知是不是老天对她羡慕嫉妒恨,噩运竟然接踵而来,先是娘亲郁郁而亡,再是胞兄病逝,最后是爹爹横死沙场。   原以为这些都是天灾,直到喻阑珊缠绵病榻数载才知却是人祸,被逼到绝路的喻阑珊毅然拖着卑鄙的夫君活活烧死在火中。   一朝重生,喻阑珊脱胎换骨,披上一层伪善的外衣,内里却是一肚子的黑芝麻团馅(腹黑诡计)。   继母跟她玩阴毒?她笑语嫣然。表妹一心想爬床?她笑看不语。喻阑珊有句话说...

    作者:栖墨莲异界

  • 上天赐予的爱
    上天赐予的爱

    她?本核是一个豪门千金,却成为了孤儿园里的孤儿; 他?一个企业的未来主宰,却永远活在儿时; 他?一个富豪的娇子,却弄的众叛亲离。 他的出现让她看见白天里有阳光的存在, 而他的出现让她知道夜里也有光亮。 她离不开白天的阳光, 也离不开夜里的月光, 可命运却只能让她选则其一。 ...

    作者:逍遥爷修真

  • 朕求篡位,腹黑王爷好闷骚
    朕求篡位,腹黑王爷好闷骚

    推荐新文:坑货江山,总有刁民想害朕 练红玉的穿越是带着任务而来—— 三年把煌国败光,被容湛轩诸杀,成为他坐上皇位的垫脚石。 这个女皇荒淫无道,各种香艳设定让她这个小纯洁招架无力。 于是,动力不够,药力来凑。 孤男寡女,三更半夜,房门紧闭…… 然而,明明派人去请的是美丞相,进来为什么是那个该死的王爷? 被吃干抹净,练红玉瘫软在床。 美男王爷却是跪地请罪,“臣有罪,求赐死…...

    作者:红尘斩异界

  • 总裁大叔:陪我下地狱!
    总裁大叔:陪我下地狱!

     为救男友性命,她答应了那个不可一世,狂傲如撒旦一般的邪魅男子的要求... 三天后的晚宴上,她才知道,原来还有比地狱更加残酷的地方…… 那个从正厅大门缓缓走入的男子,有着一张让人能看了一眼就很难忘记的俊朗面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举止优雅得就像一个王子,只有她知道,那人有着一颗恶魔的心,三天前那个夜晚所有不堪的画面再次侵袭着她的心…… 一段绝望的只能藏在阳光背后的关系就此开始。 三年后,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当...

    作者:简尘东方

  • 薄情老公不太坏
    薄情老公不太坏

    新婚夜,原本温馨浪漫的婚房却变成一片黑色的海洋,看着满屋子的黑色的曼陀罗,颜乐转身看着身后那个冷峻的男子不知所措。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黑色曼陀罗,这种被诅咒过的花,是不可以预知的死亡和爱。 被卷进他精心设计下的复仇游戏,她无可奈何。 最后只得挥起刀子在手臂上狠狠划了几刀,看着自己的鲜血滴落在黑色的曼陀罗花上,她却笑得灿如夏花。 曼陀罗精灵,如果愿望可以实现,请把我带离...

    作者:浮子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