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040)章 司空见惯。

第(040)章 司空见惯。

  (040)

  她似听出那端有一丝不对劲,不由略显担忧道:“沫沫,你怎么呢?我好像听到你哭了,你可千万别吓我,干出什么傻事来,你赶紧的把地址发过来,我去找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

  夏芷沫挂断了电话,将地址发给了她,等了半响后,萧采宣便来了,她是打的来的,她这人很是节省,若换做平时怎么舍得打的钱,看来这次是真着急了。

  她上下打量了一眼眼前女子落魄狼狈的模样,不由抖了抖红唇,好半天方才道:“你---你该不会遇到---。”

  她实在不敢设想往下说下去,猝然间瞥向她修长嫩白的脖颈上露出了鲜红的一排牙齿印,活脱脱是被人蹂-躏的迹象。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她的神色,愤怒开口道:“沫沫,你给我说句实话,到底是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欺负了你,咱们报警,一定为你讨个说法,你告诉我,咱们不信告不赢他。”

  夏芷沫垂了眼帘,却是紧抿着红唇,半响也未吭声。

  萧采宣沉思了一会,忽地小声嘀咕了一句,“该不会真是言潇笙彻底失去了耐心,那大灰狼终于按捺不住下毒手吃小绵羊了吧,你那五十万是不是从他那里拿的?”

  她的沉默,反而更加印证了她的猜想,她默默的往她旁边落座,想了想,忽地满眼狐疑道:“言总那般谦谦如玉的公子,怎么舍得对你下这般狠手?”

  “我记得当初他追你的时候,挺有绅士风度的,那时你没少给他甩脸色瞧,他依旧笑意绵绵,倒是挺耐得住性子的,今日怎么会突然兽性打发,你们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夏芷沫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苦涩一笑,“像他那种在商场上游刃有余的老狐狸?谁能摸透他的心思?说不定只是玩玩而已,一旦得手了,满足他们的征服欲,便可以肆意践踏别人的尊严,这不就是有钱的资本家的惯例不?司空见惯罢了。”

  萧采宣微微凝眉,沉思了一会,正色道:“不对,我记得当时他对你挺深情的,看起来不像伪装作秀。”

  她犹记得三月前,一温雅如玉的公子日复一日的每天坚持在青木学院门口候着。

  他一身定制款黑色西装,鲜明的轮廓,温润淡雅的眉宇,让人如沫暖阳,嘴角溢出一丝浅显的矜贵的笑意,手中捧着一束娇艳的玫瑰花,宛如成了学校的一道风景线,引起周围的唏嘘艳羡,轰动一时。

  他温润一笑,“夏小姐,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共进晚餐。”

  夏芷沫眉目微蹙,清淡如烟,“抱歉,我刚好跟我男朋友约好一块吃火锅,言先生求您别这样,您这样执意坚持,反而影响不太好,这样也有失您的身份不是?”

  言潇笙轻勾嘴角,笑得加深,“我追求你,你可以拒绝,但是不能剥夺我继续追求你的权力。”

  女子暗叹一声,似有些浮躁,“言先生,你该清楚,我跟我男朋友好了很多年,不会为任何人而改变,再说这流言蜚语的,着实对你我的名声不太好,还望言先生适可而止,别给我造成困扰行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