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024)章 是枪!

第(024)章 是枪!

  (024)

  她是个路痴,以前都是家里的私家车接送,后来才知道原来有公交车这岔子事,因此她经常坐过站,然后嘟哝着小嘴巴,一脸怨念的朝着他发脾气,蹬在地上哭鼻子,倒真像是个找不到家的野孩子。

  那时候他早出晚归的找工作,还得坐好久的公交车来找她,好生劝慰她,就像带个淘气的孩子般哄着宠着,而他却甘之如饴,现在她才明白,原来被呵护在掌心内,居然能这么甜蜜。

  她就那般痴痴的望着,蓦然间,男子的视线似透过人群朝着这边扫了过来,女子心中猛然大跳,那曼妙的身姿突然灵动的一闪,便消失不见,虽然相差不过寥寥数步,却好似隔着万层千山般。

  李泽那深邃不明的眼眸似紧紧的盯着那空白处,一瞬之间,他似神色恍惚的瞥见一抹曼妙熟悉入骨的身影欢快的跑了过来,柳叶眉微微一弯,笑得明媚。

  他不由苦笑一声,才一日没见,他心中一顿寂默苍凉,脑海内转悠的全是她朦胧又刻骨铭心的影子,原来爱上一个人很难,可想要忘掉一个人却难上加难。

  那端,躲在电线杆旁的女子,用红唇紧紧的咬着手指,忍不住小声啜泣了起来,似沉寂在某种巨大的悲痛之中,无可自拔。

  似隔了许久,女子方才缓缓神色,吸吸鼻子往另外一边悄然无息的离开,就这般在街道上漫无目标的晃荡了许久,走累了,便找个地坐下来,直到天空逐渐暗沉了下来,她方才想着回家。

  夜晚,一盏盏彩色的霓虹灯耸立在街道两旁,就像一座五彩的灯桥,光彩夺目,青葱苍翠的榕树整整齐齐的在这样繁华的夜色之中含叶摇曳。

  风姿十足的皎洁的月色晒在大地上,像是晒了一层淡淡的霜。

  因为李泽在这里工作,所以夏芷沫对这里的道路还算熟悉,她独自一人静幽幽的走到一昏暗的胡同内,穿过这一条幽深的胡同,便可以看到公交站台。

  蓦然间,不知从何处窜出来一重高大魁梧的身影,他手臂突然一伸,便直接强撸着那玲珑的倩影躲在那杂草之中,少女面色惨白,刚想要呼叫出声。

  那男子却紧紧的捂住了她的嘴巴,她惊悚的睁大了美眸,似瞅见那男子手臂上全是汩汩冒出来的鲜血,嫣红一片,特别的刺目。

  她心尖剧烈的颤抖着,想要挣扎,穆然一把黑枪牢牢的抵挡在她脑门之上,伴随着恐吓的嗓音,“再敢动,我杀了你!”

  是枪!

  夏芷沫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吓得浑身发抖,就连腿都不由自主的打颤,难道她遇到了抢劫恐怖分子,这场景不该是电视上才有的,难道现实生活之中真的存在黑社会之传说。

  她现在是无比后悔,为了抄近路,走这一条黑漆漆的胡同。

  她心中暗自嘀咕着,这男人是劫财还是劫色,那把货真价实的抢凄厉的指着她,惹得她惊慌失措的不敢动分毫,就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心中各种揣度忐忑,盘算着待会该如何逃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