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034)章 不忍随意摧残。

第(034)章 不忍随意摧残。

  (034)

  邢原微微顿了顿神色,方才凝重开口道:“这厉寒霄为人心狠手辣,旭日集团怕是没表面上那么干净,他狡诈的很,咱们暗自派出去的人,没一人能查出什么蛛丝马迹,这旭日的背后可是个大财团,想要连根拔起,一窝端,看来还得从长计议。”

  “对了,据说他们好像在找什么人,我派人打听是申坤失散多年的女儿,也就是厉寒霄的未婚妻,咱们若是能提前找到她,从她那里下手,胜算会多几分?”

  言潇笙不由面色微沉,“这件事到此为止,我自有安排。”

  还未待刑原回答,他便急急的挂断了电话,他径自从衣兜内掏出烟盒和精致镶金的打火机,抖了抖烟盒,捏出一根香烟,幽幽然点燃,猛抽了好几口,一瞬间,便浓浓的烟雾浮起朦胧了男子那深谙不明的眉眼。

  他目光幽然绵长,这儿山清水秀,入目所及便是一大片的青翠摇曳的树影和清澈见底的一条小河,令人心旷神怡。

  待他一根香烟抽完,他低垂着眼帘,将烟蒂细细的捻灭,方才转身走了进去,此刻,那女子似迷迷糊糊的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手上的书籍无声的落在地上。

  他弯腰将那本书籍拾起来,随意瞄了一眼,是一本有关建筑设计的书,他轻微的搁置在茶几上。

  他转目幽深的睨着那张清秀典雅的面容,裙摆下若隐若现细削光滑的小腿,那微微敞开的衣襟处露出的大截柔软娇嫩的冰肌玉骨,宛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莲,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清爽自然的气息,绘成一副清美的画卷。

  她太干净清爽,与平日里那些庸脂俗粉的妖媚女人完全不一样,初见她之时,她便宛如一缕月白光,令人神往,却不敢轻易亵渎。

  不忍随意摧残。

  他就这般神色复杂的睨了她好一会,方才取了一条薄毯轻轻的盖在她单薄的身子骨上,他方才径自往大班椅上落座,继续处理公文,时不时会抬眸静静的瞥她一眼,嘴角似不经意间的牵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这是久违的温馨。

  ***

  翌日。

  在学校内。

  萧采宣兴致勃勃的跑到教室内,眼底冒着亮光,一脸兴奋之色,“沫沫,你怎么还待在这里啊?你知道今日谁来学校演讲不?是房产大亨言潇笙?”

  “他可是从来不出席这种公众场合的,居然莫名其妙的下榻咱们这名不见经传的青木学院,这可是天赐的机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赶紧的咱们快走吧,若是去晚了,待会连位置都抢不到了。”

  夏芷沫朦胧的揉揉惺忪的睡眼,抬眼一瞧,这才瞥见班上的同学都跑光了,只余下她独自一人在睡懒觉,以前她上课很认真的,从来不迟到早退,无故缺席,是同学老师眼中的乖巧听话的好学生。

  可自从被迫跟了言潇笙,做了以前她最不屑的被人包养的那种女人,她便有点自暴自弃了,人也跟着散漫慵懒了起来,又加之昨夜男人一顿狠狠地折腾,弄得她一宿未睡,她刚进教室,便整个人无精打采的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