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二章 被人看中,出个价吧

第二章 被人看中,出个价吧

    谢云池很清楚自己的需求是什么,他向来能精准的抓住他想要的,他知道他的肠胃已经出现问题,为了保证他不会英年早逝,谢家也费了很多心思到处寻找大厨,以求能做出真正合他口味的东西,来盼着他一日三餐能正常食用,而不是吃一顿停两顿的继续虐待他的胃,他并不饿,饿了才需要进食,不饿,自然是不需要的。  

  这一周,天池有一个方案需要详细讨论,他在华恩定了房间,天池的精英们全都聚齐华恩,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全都在讨论方案,他希望在最快的时间内,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他不饿,杨烈却是会饿的,他知道那不过是杨烈想要让他下来一并用餐的手段罢了,每天一日三餐加宵夜酒店都会按时送上去,他忘了吃了,杨烈却没有忘。  

  “这位先生,这盅冬瓜盅只是我闲暇时做的实验品,我只是这个厨房一个小打杂的,”白影摇头,冬瓜盅她还没有吃两口呢,偶尔才能享用一次的美味,她也是舍不得放手的,“而且酒店是有规定的,我还是帮你们找大厨。”  

  “不用,”谢云池并不想尝尝那位华恩大厨李师父的菜品,之前,他已经吃过出自李师父之手的菜肴,对他来说与其他食物并无太大区别,他对李师父特别定制的食物也不报太大的期望,眼前这个女人倒是让他颇有品尝的意愿,她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好吃的样子——她手上的冬瓜盅犹其是,不管好吃与否,至少,他有想要品尝的意愿,这是最为重要的。“我就要你手上的冬瓜盅。”他再一次强调,且,语气是不容拒绝的。  

  杨烈很意外,身为谢云池的特别助理,他非常善长处理这一类的特殊情况,在清楚明白池少的真实想法,他需要做的就是达成池少的期许,“小姐贵姓?”他释出一脸的善意,本人长得不错,加上柔和的五官,天生就有一种他是好人的感觉,当他满脸堆笑时,还真的让人无法拒绝。  

  “免贵姓白。”白影防范的盯着他们,一来就盯上她的冬瓜盅,一定是别有所图,李大厨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做出来的菜色也的确是很美味的,只不过,少了些特色罢了,“事先声明,冬瓜盅不能给你们,吃出问题来赖上我怎么办?”他们身娇肉贵的,稍有一点闪失,她可赔不起。  

  如今白家是没有资本让她任性妄为的了,她还是低调些得妥当。  

  “白小姐,”杨烈继续释出善意,“我们很有诚意的希望你出让这盅冬瓜盅,我们的确是饿坏了,等到李大厨来替我们准备食物,我们的胃也受不了,希望白小姐能够体谅一下,”  

  白影一点也不为所动,明眸看向一个地方,朝杨烈示意,杨烈循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那里摆放着一些熟食,应该是中午剩下的,还有面包。  

  她才不会轻易被人骗,她的确是个刚从学校出来的新新社会人,却不代表可以轻而易举就被人三言两语的糊弄,华恩每个房间里都配备了一个小冰箱,冰箱里有各式酒水零食,只要不是太挑,绝对不可能伦落到挨饿的地步,再且,他们就算住在华恩,并不代表他们只能在华恩吃东西,一出了酒店大门,左右两侧和街对面有很多现成吃饭的地方,如今这世道,只要有钱还能挨饿?真是笑话!  

  杨烈看出她的警觉性很高,继续纠缠下去也讨不了好,“你应该知道我们是谁吧。”他直接挑明了身份。  

  “不知道,”白影决定装傻一回,摇着头回道,“我只是个小打杂的,饭店里住了什么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杨烈深吸一口气,她一再强调自己是个小打杂的,表现却不像小打杂的那么懦弱,甚至他看不出来她为何要来这里当个打杂的,她的外表靓丽,年轻,眼光有神,反应迅速,是个聪明又漂亮的女人,这样的人,在外面找什么样的工作不成,还需要委身在后厨打杂吗?后厨是什么地方,油烟味,各类食材的混和的味道并不算好闻,如今年经时髦的女人是绝对无法容忍油烟的,社会上有太多的女人标榜着不下厨房,“华恩属于谢氏集团你知道吗?”  

  “知道,”这一点不能装作不知道,除非是白痴,她再装傻也不能把自己装成白痴。  

  “而这一位,”杨烈隆重的介绍谢云池,“正是谢家长房次子谢云池,人称池少,天池企业的总裁,这一周,都会住在华恩。”  

  白影点点头,将谢云池上上下下的打量个彻底,当然,他也在打量她,且早就盯着她瞧,眼睛都没有移开过,她有理由相信,他一直在打冬瓜盅的主意,身为天池企业的总裁,他盯的地方实在是太不对劲了,再说了,他的身份跟她有什么关系,白家就是被谢家给暗算了的,虽然白家要负起百分之八十的责任把自己给坑了,但是其余的百分之二十毫无余地的必须算在谢氏的头上,所以,她才会迫不得已来谢氏打杂啊,他们家上上下下无一幸免,破产之后,都被安排了工作,当然,报酬是微乎其微的那种。  

  “嗯,”白影再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当然知道池少,也知道池少带着他的团队会在华恩住一段时间。”胡茵茵在她耳边叨念好几回了,不想记得都难,“所以,身为谢氏长房次子的池少,从来没有吃过冬瓜盅吗?”  

  “白小姐——,”杨烈脸上的表情快要龟裂了,她这是在讽刺堂堂的池少连冬瓜盅这种东西都没有吃过,才觊觎她手上的那盅吗?  

  “杨烈,”谢云池看了杨烈一眼,他的暴跳没有必要,“我出钱买,你打算卖多少钱一盅。”  

  钱哪!  

  白影眼中立刻闪出钞票的美妙身姿,她手上可用的钱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又不方便跟别人借,明知道借来的钱不知何时才能还还真不好意思向别人开口,饭店发的薪水完全是入不敷出的,她早就囊中羞涩了。  

  “一千,”  

  “这个——,”不需要成本就能赚一千,怎么算都很划算啊,只是好可惜,她都没来得及多尝两口。  

  “三千,”谢云池继续开价。  

  “呃——,”三千哪,涨得好快,三千块一盅冬瓜盅呢,里面放的不是龙肉,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一会收了钱,或许该交点食材费给红姐。  

  “五千,”  

  “池少,”杨烈觉得谢云池是要疯了,一盅冬瓜盅,一千都顶了天了,还出五千的价,万一买来吃一口吞不下去,还不是白白浪费了钱,如此不划算的生意,池少怎么会去做,“我立刻打电话给酒店经理,让他交代下去,半个小时内让李大厨做好一盅冬瓜盅送上来。”  

  “等等,”白影素手往前一送,将尚有余温的冬瓜盅快速的送到谢云池的面前,扬起清纯无暇的小脸,她没有上妆,谢云池眯了眯眼,他很少见到没有化妆的女人,现在的女人已经把化妆当成一种礼节,没有化妆成了对别人的不尊重,她的五官小巧精致,皮肤吹弹可破,唇儿水嫩嫣红,让人想要咬上一口,她就犹如一道可口的甜品一样,让人想要一尝究竟,尽管,谢云池从来不吃甜食。  

  “既然池少真的这么喜欢冬瓜盅,想要品尝实在是我的荣幸,我怎么能藏私呢,更不能让池少继续饿着肚子等着,来来来,冬瓜盅还温着,这时候吃刚刚好,”白影将冬瓜盅放到谢云池的手上,迅速熟练的替他换了一副筷子和汤勺,“池少是在这里吃,还是到楼上吃?”  

  “这里吃,”将冬瓜盅带到楼上去,也凉了,凉的东西对他的胃并没有好处。  

  听他的话,白影立刻寻了个方便吃东西的位置让他坐下,谢云池开始解决他的午餐,冬瓜盅的汤很清甜可口,温温热热的感觉滑入胃袋相当的舒服,里面的配料也煮是很入味,他将香菜段都夹了出来,他对香菜这种东西并不感兴趣,他吃的很慢,慢慢的品尝,一口接着一口,杨烈眼都看邪了,真有这么好吃吗?每一回他精心替池少准备的食物哪一次不是被他对付两口就算完了。  

  一回头,杨烈发现白影正眼巴巴的盯着他不放呢。  

  “白小姐,”他没有忘记自己是个优秀的特助,临场反应是绝对一流的,“谢谢你的冬瓜盅。”  

  “不用谢,”白影摇摇头,伸出素白的手掌,眼儿眨巴着。  

  杨烈不解,“白小姐这是何意?”  

  “你这么没记性怎么能行,年纪轻轻的可不能提前得了老年痴呆,池少的冬瓜盅还在嘴里吃着呢,他刚刚出的价,你不打算替他付一付吗?”五千到手,够她用上一段时间,想想都觉得生活是无比美好的。  

  杨烈脸上控制不住的滑下三条黑线,真是个贪钱的女人,都已经知道池少是谢家的人还真敢大着胆子要钱,好,池少说出的话,当然不可能是糊弄人的,杨烈从口袋掏出真皮男士钱包,从里面拿出支票,白影摇头,“我要现金,”万一跳票呢,她找谁哭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