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一章 白家破产,伦落小打杂

第一章 白家破产,伦落小打杂

    

  白影很努力的在适应现在的生活,每天早上六点钟必须起床,花半个小时梳洗整理自己加吃早餐,再花一个多小时挤两趟公交才能准时在八点之前赶到谢氏华恩酒店后厨打卡上班。

  想想半年前她还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二十二岁,刚从学校毕业一点也不需要跟同学一样烦恼着找什么样的工作,为了生计四处奔波,白家有钱足以让她一辈子不愁吃穿,白家名下的金慧企业十二年前成立,做的钢材生意,当时抓准时机发了大财,财源一路滚来,让白影享受了十多年大小姐的美好生活,她每天要做的就是怎么找好吃的,如果她能预料到半年前白家会破产,会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她一定会省吃俭用的多存私房钱。

  打完卡,换上制服,进了后厨,迎面遇上三厨红姐,白影举手向红姐道早安,“红姐,早。”

“嗯 ,”年过四十的李红扫了白影一眼,面色板正,看了一眼已经送进厨房的各种原材料,“冰柜门口是市场送来的土豆,你全部去了皮,洗干净,上笼蒸。”

  “是,红姐。”白影已经在熟悉的位置看到那框满满的大土豆,够她削一上午的皮,华恩酒店的特色酒酿土豆泥也是颇有名气的,每天点的人都很多,她费劲的拉着一大框的土豆占了个不挡人的角落开始奋力的给土豆剥外衣。

  没错,她就是个打杂的,她天真的老爸和二叔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材料,经商十多年也没有在学会商场上那套尔瑜我诈的手段,轻易的被人家坑了还签下了不平等条约,害得她不得不来华恩打杂,每个月的薪水只够她的公车费而已,好在小弟有先见之明,存了点私房暂时还能扛一阵子,不至于一家人要落得喝西北风的境地。

  上午剥完土豆皮,下午开始洗碗,洗菜,原本一双细嫩葱白的纤手如今已经起了茧,就算干活时戴上手套也早就不再光滑细嫩,在水里泡久了还会起皮水肿,接下来的五年,她必须继续过这样的日子,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白影,我告诉你哦,从今天开始,池少会在华恩停留七天,这七天我们都有机会见见池少呢。”年仅十八,依旧抱着美好梦幻想法的打杂小妹胡茵茵满眼冒着小星星,无比期待的说着,“你一定也很想见见池少吧,他能把他的天池企业做得跟谢氏一样大,足见他多有能耐,最重要的是他才二十七岁,未婚。”多美好。

  白影扫了她一眼,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她早就没有了,“茵茵,你才十八岁,他都二十七了,对你来说太老。”难道她不觉得会有代沟吗?

  “怎么会,”胡茵茵才不觉得,“男生大一点才好,知道疼惜人,老夫少妻才是绝配。”

  白影只是笑笑,她前二十二年单纯到只知道吃,以后的日子,也没有足够的时间供她去想自己要什么样的男人。

  胡茵茵误会了她的表情,勾了勾唇,“还真的别说,要是池少看上了你,你就不用在后厨帮忙打杂了,你可以过回以前的好日子,继续当你的大小姐,欠下的债也有人给还。”人往高处爬啊,她是没有办法,爸妈不争气,她念完高中就没有念了,成绩不好,家里也没有钱供她上大学,没有经验没有背景只能从打杂开始做起。

  白影也曾有过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年华,可惜已经被现实生活磨得一滴不剩,她听说过谢云池,是谢氏企业董事长的次子,是个雷厉风行相当有手段的男人,他二十岁那年谢氏企业拔了个快要倒小公司给他练练手,他花了短短七年时间就将小公司打造成了如今能与几十年成长的谢氏企业相媲美,着实让人大跌眼镜,他也从谢氏一众小辈中脱颖而出,成绩出色,表现亮眼,甚至已经盖过了兄长谢风扬的名头。

  提起谢氏年轻一辈,所有人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谢云池。

  白影从报刊杂志上见过谢云池的照片,资料上显示他的身高有一百八十五公分,瘦长挺拔,双目含着精光,一瞧就知道不是个好惹的角色,五官分明,若是再长点肉,一定是个人见人爱的帅哥,当然,以他现在的身份,现在的长相他也依旧个人见人爱的男人,听说他与高家企业的大小姐高心是情侣,又有报章杂志说他们已经分手了,谁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别人的事,看看就罢了,不必太当真给自己的生活添堵。

  她将清洗了的一大蓝子菜提到前头去,胡茵茵噘了噘嘴,她有时真想不明白白影是怎么想的,从一个千金大小姐跌落成了个打杂的,从以前的挥豁无度到现在坐公车也要挑没有空调的坐,她是怎么适应的,怎么完全看不出来气急败坏和低落呢,白影的心情犹其的平和,不管别人用怎样的异样眼光看她,她都好似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胡茵茵收回视线,摇了摇头,继续洗菜,看来,她还是太年轻了。

  酒店每天下午三点到四点之间有供员工短暂休息,客人多时也需要等到这时才能好好的祭祭自己的五脏庙,不忙时,这段时间后厨里的大厨二厨小厨们就可以到酒店的员工休息室里睡一小会,白影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一个小时的睡眠,她必须留下来守着后厨,继续干着她的杂物,前台若是有任何需要,她必须负责通知人手到位。

  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她通常会用来做自己想做的事,后厨里的食物原材料应有尽应,且是最新鲜的,很多食材是现在的她只能看看却是买不起的,在这里她可以随意取用,份量不多,没有人会发现,纵使发现了,顶多就是被说两句。

  今天,她做的是冬瓜盅,刚好有现成的半个冬瓜,她将冬瓜洗净后,刮去外层的薄皮,挖去瓜籽及瓜瓤,放入开水锅中烫至六成熟,再放入凉水中浸泡冷透,这一步,她上午就已经做好了,顺便把配料也一并的备妥,取了冬菇,冬笋,山药洗净切成见方小丁,白果和连子去了皮洗干净,乘着大厨们不注意的时候,已经把山药,白果和莲子一并的放进笼里蒸烂备用。

  她确定所有人都走完之后,才小心亦亦的将锅烧热,放入清汤,再放入冬菇,冬笋,山药,白果,莲子,用大火烧开,再小火煨约五分钟,然后倒入冬瓜盅内,加上清汤,味精等调料,盖上盖,不屉蒸十五分钟,取出来放到事先准备好的大碗上,撒上香菜段就可以了,整个过程不超过半个小时,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就是她享用冬瓜盅的美好时刻。

  白家没有破产之前,她喜欢吃各种美食,白家请的厨子也都是非常有名的,这就养刁了她的舌,平时在外面吃普通的食物她也能填饱肚子,可肚子里的馋虫时不时的会出来叫唤一声,逼迫着她去寻找美食,没有办法,现在的白家不比从前,她已经没有多余的财力可以去四处搜刮美食,华恩是有包一顿工作餐的,早晚和晚餐都是在家里吃的,很普通的饭菜,因为材料普通,做法也普通,白太太她的妈妈也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要她再当家庭主妇操持家中上下,实在是太为难人了。

  没钱还想吃,就只能自己打小算盘了,不忙时,她就会给自己准备一份,不能太复杂,一个小时之内必须做好吃完,收拾善后不能被人家发现。

  解下围裙,备好了筷子和勺子,白影闻着扑鼻的清香,白影深吸一口气,冬瓜的清甜加上加进去的各式细料,虽不是顶级的美味,却是她的最爱。

  小心亦亦的拿着勺子,勺了一勺汤,慢慢的送进口中,味道果真是很棒,白影很满意的准备开吃。

  筷子还没落下,后厨的门被人敲响,白影一震,不会是谁提前回来了吧,茵茵出去看帅哥了,那位传说中的池少,没到工作时间,她是绝对不可能回来的,那位池少此时正在十三楼跟他的团队开会呢。

  “谁,谁呀——,”白影深吸一口气,抱着冬瓜盅,双眼四处扫望,寻找一个最佳藏物空间,这个时候不可能是前台,前台有需要,会直接打内线进来的,难道是红姐,那就糟了,被谁瞧见也不能被红姐瞧见,她会把这件事闹到酒店上上下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以后她岂不是没有机会再开小灶。

  “只有你一个人?”后厨的门被推开了,白影明明记得有反锁的,她怔怔的忘了把冬瓜盅给藏起来。

  进来的是两个男人,一高一矮,高的一八五,矮也有一七五以上,在白影面前都是属于高的,两人一身工整的手工西装,质地做工都是一流的,一看就是精英中的精英,两个都很年轻,绝对不超过三十岁,一七五的男人,白影没见过,那个高达一八五的男人,白影是越瞧越眼熟,一时之间想不起在哪见过。

  “你,你们找谁?”不是后厨的人,她是不是该松口气,也不是酒店的经理,应该只是找错路的客人。

  “只有你一个人?”一七五的男人再度开口问道,“李师父呢?”

  李师父是后厨的主厨,“先生,现在是休息时间,如果你有需要,请到前台就点餐,会有服务人员服务你们的,若是私人情谊,请你直接拔打李师父的手机找他。”再不走,休息的人就要回来,她就没有时间喝完这盅冬瓜盅,里面的好料还来不及入口呢。

  相较于一七五的男人一脸温和像只笑面虎,一八五的男人简直像一座雕像,一动不动的似已屹立千年,他的眼神正诡异的盯着她的手——,不,确切的说是盯着她手上的冬瓜盅,白影下意识的将冬瓜盅往旁边挪了挪。

  “我们错过了午餐时间,现在肚子饿了,刚好经过后厨就直接进来找李师父,你快把他找来,让他准备两道菜。”

  “李师父不会轻易动手的,不过我们二厨胡师父的手艺也是顶呱呱的,请稍等 ,我帮你们把二厨找来,”找李师父那是要挨臭骂的,李师父的起床气很大,每天下午不到五点是不进厨房的,除非天蹋下来,白影将冬瓜盅放在一旁的不锈钢台上,准备打电话到二厨的休息室去,顺便问道:“两位想要吃点什么?”

  “冬瓜盅。”一道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滑过白影的耳畔,她微微一颤,颈脖几乎不可控制的泛起几粒鸡皮疙瘩,老天爷,这是人的声音吗?比电台主播还要性感魅惑人,光是听着,就够醉人的。

  “请稍等 ,”她的反应不算太慢,转身拔内线去。

  “我要你手上的冬瓜盅。”那道低沉的嗓音,又再度的重复了一回。

  白影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身边的一七五男人已经惊讶的开口,“池少,这冬瓜盅不知道是谁做的,怎会合你的胃口,就算是李师父亲自动手,也未必能合你的意。”被称为池少的男人正是谢云池,他身边一七五的男人是他的得力助手杨烈,对池少的反应杨烈完全始料未及,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食物是正真合池少的口胃,他没任何食欲,从来不主动要求吃东西,如果不是为了维持身体机能的基本运转,他会直接把吃饭这一项给省了。

  谢云池有很严重的厌食症,尽管他自己并不觉得,他甚至已经感觉不到饿了,早餐只吃了一块简单的三明治就撑到了现在,下午三点才想起要进食以安抚不断叫嚣的肠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