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三章 现金为主,眼见为实

第三章 现金为主,眼见为实

    杨烈深吸一口气,如果不是他还有足够的修养与多年来在商场上的磨练,他一定会爆跳起来,这位白小姐还真的是懂得怎么折磨人心,杨烈唇上勾起一道弧,却不能称之为笑,“白小姐,这是天池企业开出的支票,保证没有任何问题。”  

  白影继续摇头,“我没有怀疑你开出的支票有问题啊,”怀疑了也不能说,像他这种社会上的精英,自尊心可是容不得旁人有半点的折辱,“我只是特别喜欢现金而已。”那才是实实在在可以拿到手的。  

  谢云池是谢家的人啊,白家的产业全都落入了谢家名下,有一部份被他们收纳了,有一部份已经被他们出售,白家尚且借谢家一笔债物,白家上上下下工作的钱是需要还债的,五年之内,他们的收入除了基本开支,都被谢家算计着,万一谢家知道她拿着支票去兑,没收她的额外款项怎么办,五千虽不多,可苍蝇再小也是肉,她都很久没有吃过肉了。  

  “给她现金。”谢云池道,光是这盅冬瓜盅能够让他有食欲吃得下去,就已经值五千。  

  杨烈翻开钱包,里面的现金总共只有三千五百块,卡倒是有好几张,“我没有这么多现金,只有三千五,这里可以刷卡吗?”  

  “不可以,”这里是后厨,可以上下班打卡,却不能刷银行卡,再说了,这里刷的卡,钱能落入她的口袋才怪,“先把三千五给我。”白影的小手没有收回。  

  杨烈将三千五百元交到她的手上。  

  白影小心亦亦的将现金放妥,从靠墙的柜子里拿出纸和笔,“来吧,”她将纸笔递给杨烈。  

  杨烈莫名其妙的瞪着她,“白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很明显不是吗?”白影耸耸肩,如此简单的事他还看不明白,不说是天池企业有多了不起,谢云池有多了不起吗?那在谢云池身边的还能是个笨蛋吗?“你们还欠我一千五百块呢,写欠条。”  

  杨烈完全被她给打败了,收了三千五还嫌不知足,也罢,看在池少吃得很入味的份上,欠条他写,杨烈写完欠条,签完字,交给白影,“凭此借条,你随时可以上天池企业财务部领款。”  

  “那就好,”白影仔仔细细的把每一个字都看过去,确定上面不会有个坑等着她,才美孜孜的将欠条收了起来,不能怪她太小心警慎,白家已经被坑过了,若是再不小心,他们可没有什么资本给人家坑的,“谢谢惠顾。”  

  “你不做商人还真是可惜了,”杨烈哭笑不得。  

  “我也这样觉得,”基本上,她认为她和弟弟在经商方面的才能是一定能胜过父亲和叔叔的,只不过,白家的产业没有等到他们去接手就已经倒下,“将来有机会,说不定我能成为女强人呢。”人哪,是要有梦想的,万一不小心实现了呢。  

  谢云池将一盅冬瓜盅吃得干干净净,白影递上纸巾,谢云池接过拭唇,白影确定他已经吃完,以最快的速度将残余丢进旁边的垃圾桶,筷子和汤勺放入洗碗池里,心头终于松口气。  

  时间差不多,后厨的人也一个接一个的回来继续工作,看到谢云池与杨烈都非常的惊讶,其中有不少人是见过谢云池和杨烈,毕竟,他们可是这几日后厨的谈资。  

  三厨红姐见到谢云池怔住了,“池少,杨特助,你们怎么会来后厨,是有什么需要吗?”红姐提着心吊着胆,池少在华恩已经住了两日,今天是第三日了,前两日并没有额外的要求,他们才会继续按照平时的休息时间安排休息,万万没想到池少会亲自来后厨。  

  “没有,”谢云池连看都没有看红姐一眼,他一直盯着白影,“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她叫白影,”红姐立刻代为回答,不忘狠瞪了白影一眼,这一个小时只有她一个人在后厨,如果真的做出得罪池少的事,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谢云池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杨烈自然也跟着离开,离开之前,朝白影笑了笑,“白小姐,你很有胆色。”说了一句让其他人都摸不着头脑的话,走了。  

  红姐一路相送,将池少和杨烈送离后厨的范围之内,立刻急急的赶了回来,怒瞪着白影,白影已经非常自觉的移到洗碗池去继续洗东西。  

  “白影,”红姐的声中泛着怒气。“你对池少他们做了什么?为什么杨特助会对你说出那样的话。”  

  “我怎么知道,”白影继续拔弄水,“红姐想知道,不如直接去问他们,他们会告诉你的。”  

  “你——,”红姐气怒交加,“白影,别以为我不能拿你怎样,你跟我过来。”气极的红姐又拔了一堆要洗要切要提的事给她做,她柔柔弱弱的,力气不大,整个后厨多的是男人,偏要将重活交给一个女孩子去做,这不是赤果果的妒忌是什么?  

  连着两天红姐都找各种理由打压白影,让她忙得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更别提拿着欠条上天池财物部去拿钱了,欠条在兜里揣着是跑不掉的,不过,时间长了难免不会出事端,夜长梦多。  

  一大早进了后厨,白影的手就没有停下来过,团团转的快要昏了头,胡茵茵非常同情她,空了也会帮她一把,“白影,你真的把红姐给得罪了,天天被她这么操怎么受得了,还是向红姐服个软吧。”  

  白影摇头,“我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要向她服软,有本事,她把我赶走啊。”  

  “你明知道红姐是赶不走你才会把什么事情都推给你做,你瞧瞧其他打杂的,都空的有功夫磕瓜子了。”胡茵茵的唇朝靠后门的几个闲人噘了噘。  

  白影早就看到了,她只是少了休息时间,倒也没什么,她也不会傻的把自己弄得太累,身体是自己的,累坏了也不会有人陪给她,红姐早就对她有意见了,具备的意见是哪来的,或许是跟二厨胡师父有关吧。  

  胡师父比红姐还小几岁,厨艺却比红姐精湛许多,因为年纪轻才屈于李师父之下,只能当华恩的二厨,待过几年,上哪都能当个大厨吧。  

  红姐对胡师父是有好感的,可惜,胡师父对红姐一点反应也没有,知道白影好吃,偶尔会把多余的材料备些食物让她带回家解解馋,就是这一点,让红姐给恨上了吧。  

  白影很确定跟胡师父之间真的一点暧昧都没有,他们不过是同样爱好美食的人罢了。  

  “茵茵,我活了二十二年,还真的从来没有向谁服过软,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总有些不习惯,或许再来几次,我会服软的。”人是要经过打磨的,她现在还磨砺得不够狠,还保有着自己的性子,“你也去休息吧,我慢慢做,没事的,顶多就是骂几句,伤不了人。”左耳进右耳出的功力,她已经练到一定的火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