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061,妄想为画嫣出气

061,妄想为画嫣出气

061,妄想为画嫣出气 雾连洛 1240 2017-12-24

  东方芮白一双琉璃眼看了看脸色铁青的东流瑟,又看了看娇柔的画嫣,最后快步朝月碧落跟了上去。

月碧落附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东方芮白脸色一变,不敢置信地问:“真是你打的?”

“千真万确。”月碧落淡定地看了他一眼。

东方芮白嘴角一抽,皱眉看着她:“你可真下得了手啊,那么细嫩美丽的脸蛋儿……”

“不细嫩白皙,我还不打了呢,怎么?你也想给美人出口气,别急,一会到了皇上那儿,你们一起来。”月碧落轻言浅笑,一点也不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任何不妥。

东方芮白有些微怒,这凉王妃太猖狂呢,竟然敢对他这六王爷如此说话!

他都没表明他的态度,她倒是自动把他归到了画嫣那一边。

这是故意树敌拉仇恨呢?

东方芮白看着月碧落娇小的身影,明明如此柔弱,但总是宠辱不惊,仿佛任何事任何人都伤不了她。

她……真不怕死吗?

还是谁能给她做后盾,让她如此有恃无恐?

路过御花园,扑天盖地的清香袭面而来,月碧落放慢了脚步,轻轻地呼吸着带着芳香的空气,等她赚了钱,也要弄一座这样的花园。

不求有御花园这么大这么诧紫嫣红,只要一年四季有鲜花盛开着,走进去就能让脑子清醒便好。

初春的季节,红梅盛放在枝头,许多花才刚打着花苞儿,就连那清贵的牡丹也含苞未放,这是一个好季节,没有冬季高傲的花儿盛世凌人,也没有春天娇柔百态的花团锦簇。

只有红梅独领风骚,待到山花烂漫时,她还能在丛中笑。

红梅多好,夏流仁还不屑红梅,真是没眼光。

月碧落有欣赏花的雅兴,可是后面的人没有。

“月碧落,你磨磨蹭蹭的想拖时间也没用,快点跟过来受死。”

东流瑟的声音传来,月碧落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在她前头了。

她撇了撇嘴,果真是一群没情趣的人。

她抬起头想给东流瑟一个白眼,却不经意见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凉亭前有个身影端着酒盘走过,凝眸一看,正是皇上跟前的王公公。

莫非皇上就在这御花园中?

心中想着,见东流瑟又要开口催促,月碧落当下冷冷扫了他一眼,道:“急什么急,皇上在这边。”说完,她身形一转,径自朝着王公公所在的凉亭走去。

可是天杀的,她怎么会认识王公公?

月碧落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自从被画嫣一巴掌打晕醒来后就不对劲了,感觉人人事事都那么熟悉,没见过的人也能叫出名字,知道性格。

比如现在,看到了凉亭里一身明黄的皇帝小子,她能一眼叫出他的名字东方苍琼,这是他的正名,极少有人知道,百姓们只知道他的皇名,熙安皇帝。

这皇帝小子确实是相当会享受。

一个凉亭挂满了明黄的纱绸,纱绸在微风中轻轻扬起。

凉亭里面放着一架古筝,还有两杯冒着白雾的清茶……石桌上放着新火正在煮着茶儿,东方苍琼躺在凉亭里的羽榻上不知与谁说着话。

亭外的侍卫挡住了月碧落的路:“大胆,皇上在此歇息,谁给你的胆子来打扰?”

月碧落停住脚步耸了耸肩,不打算做声,等着东流瑟去禀告。

东流瑟和画嫣还有东方芮白跟了上来,惊讶的发现皇上真的在御花园里。

侍卫不认识月碧落,却不敢不认识六王爷和凉王,赶紧行了礼:“原来是六王爷和凉王。”

“嗯,禀告一声,本王有事求见皇上。”东流瑟朝画嫣笑了笑。

好像在卖弄自己马上可以给画嫣美人儿报仇了。

画嫣恶毒地瞥了眼月碧落,也是得意满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