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019,冤家再度喜相逢

019,冤家再度喜相逢

019,冤家再度喜相逢 雾连洛 1179 2017-12-24

  “一个荒凉的后院,我住的地方,他们不会搜到那。”

“据我所知,护国王府的后院是没有住人的。”

“你的消息过时了。以前这儿确实是个杳无人烟的地方,不过自从我嫁过来,它里面就有人了。”

黑衣人狭长的黑瞳里面掠过一丝惊讶:“你是谁。”

“一个可以帮你逃出王府的人。”月碧落说着推开了院门。

“小姐是你回来了吗,你到哪儿去了。”张妈的声音从隔壁的小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月碧落感觉脖子上一疼,那锋利的刀锋已经划破她的脖子。

“是啊,张妈我回来了,你不要出来了我马上就睡觉。”月碧落顾及着自己的生命。迅速的带着那男人缩进了自己的房间,赶紧关上了门,害怕张妈进来惹毛了这人。

男人也很聪明的立即挥手把房里的灯全灭了。

张妈跟着出来才发现,月碧落的房间已经漆黑一片,好像似乎已经睡下了。

刚回来怎么这么快就睡着了?张妈想关心的问一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里面又传来月碧落的声音:“张妈快睡吧,我好累我睡了。”

张妈虽觉奇怪但也不好再问,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听到脚步声的离去,月碧落这才问:“可以放开我了吧。”

那男人但是很大方的放开了她:“你能保证这儿他们不会来?”

“不一定,万一到处没找到人,也许会来这。你敢闯护国王府的胆,还怕被抓么。”月碧落说着走向床铺,懒懒地躺了下来:“我要睡了,你自便。”

男人有点震惊这女人如此镇定,这让他想到了一个人,他赶紧走到窗边打开了窗,云层已经散开,月光清亮的铺洒进来,房间里一下亮了许多。

男人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背对着他的柔体:“你就这么放心一个男人在你房里?”这女人难道完全不懂什么是害怕?

刚弯刀架她脖子上,她也不曾表现一点害怕。

“我想阁下的命更重要,动了我,你还能出这王府吗?”月碧落的声音懒懒地传来,然后她打了个呵欠,嗑睡真上来了。

她不怕他,潜意识的不怕,不知道为何。

“难道你没听过一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男人讥诮的笑了一声,一双狭长的眼睛在黑夜里眯成了弯月形。

“为一朵牡丹死,那是蠢货才做的行为,你一看就不是东流瑟那种蠢货。”月碧落的声音越说越轻,最后发生的竟然是细微的鼾声。

男人微一蹙眉,伸出修长的手把她给翻了过来面对自己,月光的清辉照进窗棱里,月碧落的五官清晰地便映入男人深如幽潭的双眸里。

果然是她,夏流仁怔怔地看着月碧落,她脸上的淡粉色伤痕从眼角滑至下颚,影响了整体的美观,但是她的睫毛卷长,俏鼻小巧,绛唇映日,眉目口齿般般入画。

夏流仁修长的手指拔开她脸侧的散发,这才发现这条伤痕有多破坏她的俏颜,他不觉地剑眉紧蹙。

如若没有这条伤疤,月碧落也是个绝色。

竟然这么放心地睡着了,到底是胆识过人,还是根本不清楚危险?

想起今日在桑树林跟她说月御史是被冤枉的,她也是一笑置之,仿佛并不在意。

行为也与调查的月碧落完全不同,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夏流仁俯下身凑近,想看清楚她脸上伤痕的是否还有得救,却听到外面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月碧落瞬间就睁开了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