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041,夏御史舍身救人

041,夏御史舍身救人

041,夏御史舍身救人 雾连洛 1687 2017-12-24

  月碧落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翻她的身子,有温热的指腹探上她的手腕最薄弱处。

然后有人窃窃私语。

她想睁开眼,却发现眼皮像铅球般的沉重,怎么也睁不开。

突然她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了冰天雪地的冰窖里,冷。。。冷彻骨髓。

仿佛连五脏六俯都被冻结了,麻木,连四肢都冻僵了,冰冷从心房向身体各处蔓延,她不自觉地缩成了一团。

“夏御史,小姐好像很冷很冷,要不要奴婢去烧点柴火?”张妈一旁红着眼眶。

夏流仁狭长的眼里流过一丝异色,月碧落怎么惹上了萧引凤?

若是他再晚来一会,这女人只怕已经下了黄泉。

“张妈,你去外面守着,不管是谁都不许闯进来。”夏流仁温柔地朝张妈露了一个勾魂的笑脸。

张妈聪明的啥也没问,走了出去,把门给关上。

待张妈出去后,夏流仁直接把月碧落身上的被子给全部揭开,给她身子翻了个身,月碧落全身已经湿透,薄薄的布料贴着肌肤,玲珑的身材若隐若现。

夏流仁不自觉地皱起眉来,果然是冰沙掌。

夏流仁思索了一下,最后黑眸一沉,“月碧落,你可真是命大,遇到了我夏流仁,要不然你今天就死定了。”夏流仁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你是注定命不该绝。”

月碧落这身子又冷又烫的,要救活得花他不少功办。

他忍不住又想骂脏话,她怎么就这么聪明知道要找自己来找她。

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事。

夏流仁伸出一掌打在月碧落的胸口,以真气灌入她的体内,只感觉自己身子如被放在火里炽烧,烫得他心弦儿都在发麻,额头的汗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而怀里的月碧落却是得了真气,呼吸渐渐平稳下来,过了一刻钟,夏流仁感觉自己都快虚脱的时候,月碧落的身子也终于恢复了正常体温。

然而耳边传来的是月碧落细小的鼾声。

该死的,他备受煎熬而她竟然睡得如此香甜!必须给她点惩罚,夏流仁黑瞳里流光闪烁,将唇覆了上去。

不是嫌他技术差么,那就得好好练习下。

.............................................................

月碧落醒过来时已是半夜,屋里光线半明半暗。

张妈坐在床边,脑袋趴床上睡着了。

月碧落动了下,感觉胸口还是很疼,不敢再用力坐起来,可是口好干。

“别动,刚捡回了半天命。”这时,一道磁性而低沉的声音从窗口传来,她抬起脑袋看去,一个身影背着月光坐在窗台上,一只脚吊在半空一只脚半搭在床台上。

月光在他的身后,拉长了他的身影,看不清他的脸,但这声音却似曾相识。

月碧落听懂了他的话,不敢再乱动,说了句“我想喝水。”

夏流仁从窗台上跳下来,轻身如燕,似鬼魂般竟没发出一丝声响,倒了杯水越过张妈递把茶杯递到了她的唇边。

月碧落抬起眼敛看向他,发现是夏流仁这张妖孽的俊脸之后并没有惊讶。

轻启嘴唇把水喝了下去,说了声谢谢。

“大恩不言谢,你应该懂的。”夏流仁走桌边放下茶杯,幽幽地说了句:“要用行动谢,月碧落,你欠我的可不少。”

夏流仁低头看眼自己的手掌,眼底掠过一丝郁闷,他得自己去疗伤了,要不然来不及了。

夏流仁没有和月碧落再打什么招呼便从窗口跳了出去,随后外面响起一阵细碎的风响。

转而便安静下来。

月碧落知道,夏流仁离开了。

她低头一看,脸蛋不禁躁热起来,衣衫不整!。

意识到这,月碧落眼神一沉,赶紧看下自己重要处。

感觉没有任何异样之后才松了口气。

她低下头仔细地看着自己胸口,有若隐若现的两个手掌印,一个是黑色的,一个比皮肤略浅。

夏流仁貌似为了救她,确实下了不少功夫。

张妈睡得很沉,看来是把她给吓坏了,知道没事之后才这么放心地睡着了。

月碧落躺在床上,仿佛闻到枕头上有一股清淡的香味,这清香是夏流仁身上的。

从傍晚到深夜,这么长的时间,夏流仁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救自己?

直到天空露出鱼肚白,月碧落才再次睡过去。

................................死里逃生分割线...............................

月碧落再醒过来时,看到床前的几案上摆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白粥。

张妈没有在屋里,她动了动身子,胸口仍然疼得厉害,但勉强可以坐起来了。

昨晚没进食,肚子已经在咕咕叫,没有毫丝犹豫的,月碧落捧起白粥喝了个底朝天。

张妈走进来时,她正拍着肚子打了个鬲。

“小姐,你醒了。。。太好了。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张妈放下脸上的盆便高兴地凑了过来。

月碧落摇了摇头:“没啥不舒服的,就是胸口还疼着。”

“夏御史说过了,胸口的疼估计要疼上半个月,命拉回来就好了,你呀,不过肉体凡身怎么就有胆去惹金光门的人。”

张妈边说边瞪着她:“幸好这次命大遇到了夏御史,否则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