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64 跟顾家人这么有缘分?

64 跟顾家人这么有缘分?

  在此之前,楚乔原本一直对夏玉兰很亲近,甚至有几次闹着要跟楚凌一块儿叫夏玉兰外婆,而不是叫夏奶奶……

  楚乔淡淡的挽起唇角,唇角噙着意味不明的浅笑,浓密的睫毛低垂,看不出那笑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嘲讽对方。

  当年,十岁的小女孩不懂得夏玉兰和夏婉如为何抱头痛哭,但是记忆力奇好的她却记住了夏玉兰对夏婉如说得每一句话……

  夏玉兰说:“血缘至亲的关系大于一切,在妈妈心中,你是无可代替的。”

  夏玉兰说:“我知道你一直都怨恨妈妈,但是终有一日,你会明白妈妈为你做的一切。”

  夏玉兰说:“乔家给了我们母女安稳幸福,但是为了你,我什么都敢做。”

  夏玉兰还说:“妈妈会帮你,楚家永远都不会看到这封信。”

  天性聪敏的女孩直觉这不是什么好话,加上后来乔楠出事,夏婉如一步步走进楚家,楚乔对夏玉兰的感情早已淡得不见一丝踪影。

  眼见未必为实,楚乔感觉自己刚回来又被上了一课!

  “外公,身体重要,我想这话并没有别的意思!”

  楚乔没有忽略夏玉兰眼中一闪而过的吃惊,想不到她会为她说话。

  “对的,老乔,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咱们住院呢,你千万别激动,啊?不然我该吓死了!”

  顾不得思考楚乔此次回来怎么转了性格,夏玉兰的注意力全部转到了乔松柏身上。

  几十年的夫妻,说没有感情是假的,更何况,乔松柏顶着的是国家一级教授头衔,院士级别,建筑设计界的泰山北斗。

  虽然近十年不经常在公众面前露脸,依然备受学界追捧,身份摆在那里就值钱!

  这样的人物,自然是越老越香,不只是吃穿用度,走出去顶着院士夫人的头衔,那也是无与伦比的荣耀和气派。

  楚乔偶尔也不得不承认,夏玉兰对乔松柏确实用了心,甚至用心到事无巨细,加上她性格隐忍,在乔家和楚家的口碑都极好。

  这大概就是十几年前母亲出事以后,夏家母女最终仍能站稳脚跟的重要原因。

  虽然过程是艰辛的,但是结局总是圆满的。

  如今,自己的外公和父亲,不都是这两个女人的吗?

  心念及此,楚乔收起原本玩味的调笑心态。

  以后对人,她还是要多个心眼,不然就可能跟妈妈一样,被人卖了还不知道卖手是谁!

  -------------------

  乔松柏眼见楚乔不似刚才那般自在,心知是因为夏玉兰的出现。

  原本对夏玉兰心有怪责,再一看夏玉兰眼巴巴地围着自己问长问短,一副慌乱无措的样子,怪责的话语又吞咽回去。

  夏玉兰从乔楠六岁时就跟着自己,几十年一直任劳任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么多年对自己真心假意他还是分得出的。

  乔松柏发作不得,只能不耐地瞅瞅夏玉兰,让她去办出院手续,直说自己见到孙女,心情好,身体也好,不用再住这劳什子医院了,要回家陪孙女!

  乔松柏的暗示很明确,就是要楚乔跟她一起回乔家。

  早上跟跟楚涵云一通电话,得知楚乔不住在楚家,当时就对着楚涵云发了一通脾气,好不容易回来的亲孙女,怎么能让她留宿在外?

  眼下自己和孙女的关系好不容易破了冰,他心里对乔楠母女的亏欠更盛,一心想要弥补楚乔的心情占了上风,心知自己如果不回家,以她对夏玉兰的敌视,是决计不会回乔家住的!

  夏玉兰虽然没读过什么书,这么多年在人情世故方面却是十分通透,乔松柏的心思,楚乔看得懂,夏玉兰自然也看得懂。

  她很为难的看着乔松柏,柳眉微蹙,甜糯的声音轻声细气地,

  “老乔,咱不能闹脾气!医生都说你这身体不属于个人,那是属于国家的。要不这样,你住院,我也不回家住,直接把钥匙给乔乔,你看行不行?”

  夏玉兰一颦一笑温婉娇俏,完胜南方女子的柔媚婉转,饶是楚乔,直觉身上都起了层小腻子,何况是被她讨好的男人。

  乔松柏明显地压住了话头,没有刚才那般态度强烈。

  楚乔不动声色,记忆里的夏玉兰也算端庄温婉,并不似眼前这般媚态横生。

  这样拿腔拿调地说话,莫不是传说中的狐狸精上身?

  如果广大妇女都能学习夏玉兰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的男人,这世上的离婚率,出轨率是不是至少都得减少一半?

  谁说没文化真可怕!教授夫人亲身说法!

  她的案例完全可以开个讲座了,内容就叫《谈一谈如何拴住成功男人的心》,一经开讲,肯定得火!

  这话说得多高明啊!

  乔松柏只是暗示,夏玉兰却是明示。

  外人听上去就成了小孩子闹脾气,不愿意接受教授的续弦夫人,而这位续弦夫人大度牺牲,不跟小辈儿计较,令可自己躲到医院陪护,也不影响教授和孙女团聚!

  这种勾心斗角的戏码楚乔不是没有经历过,从十岁到十二岁,她亲自历练过两年。

  那时候自己还小,说话只凭着一股冲动的脾性,所以总是明着占了便宜,暗地里被人说成无理取闹,人心最终都倒向了夏婉如母女。

  突然想起一句话:有的人存在,本身就是对别人的威胁。

  这次自己回G城的目的,原本就不是为了争夺什么,证明什么,也无谓把自己置身于明枪暗箭之中。

  楚乔心里原本因为夏玉兰泛起的苦涩涟漪,很快恢复了平静。

  再次扬起明媚的笑脸,眼眸一片安宁如水,俏皮地一偏头,轻轻靠着乔松柏的肩头,片刻之后,再次抬眸,视线与乔松柏的对视:“外公,身体重要!要听话!乔乔有空就会过来看你。”

  谁说楚乔不似乔楠的安然宁静?

  眼下穿着一身成熟职业套装的女孩儿,眼眸无波无澜,不似记忆里的狡黠灵动,看似文雅无害的浮笑,却透着深凝和坚定。

  曾经的乔楠就是这样,淡然地倔强!

  人都说她性子清冷,但凡她认定的,那种执着和坚持,谁说不是一种生命的热情?

  这样的孙女,一时竟让乔松柏默了声,气氛一时安静下来。

  ----------------------

  “乔教授!”磁沉稳重的男中音打破了三人的对峙。

  花园小径,身姿英挺的男人毫无预兆的出现,不疾不徐的朝着三人站立的方向行来.

  步履始终优雅而沉稳,即使面对注视,依然未见丝毫凌乱或急促。

  楚乔原本对着乔松柏站立,此时听到喊声,以为是有人过来跟外公打招呼,她略略往旁边让了让。

  以外公在建筑界的地位,经常有认识不认识的人主动上前招呼寒暄,她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待发现外公只是微微颔首,并没有十分热情时,她在猜测,或许来人只是慕名而来的,并不熟识。

  漫不经心的转身抬眸,睨一眼迎面而来的男子,脑子当时就嗡嗡一片。

  她什么时候跟顾家人这么有缘分?

  明明刚回G城不到两天,这是甩都甩不掉了?!

  一下子想到被独自扔在住院部的齐芳,楚乔心中暗叫“糟糕”,匆忙跟乔松柏说了声等等,扭头就往医院大门跑去。

  虽然对刚才齐芳的嘘长问短,众医生暧昧的眼神,心里无端地生出一股别扭和抗拒,但是不可否认齐芳的善意之举和让她心动的问候关怀。

  扔下帮助她的人跑开这了久,楚乔自认不是自己的作风。

  刚回G城就一团糟,看来她跟这个城市真是不合啊!

  原本不宽的花园小径,因为楚乔迎面跑来,更显逼仄。

  ——————————————————

  顾西陆一身黑色手工西装,白色衬衫,将他比例匀称的好身材一展无余。

  修长的双腿并未停止迈动的步伐,直到与楚乔相对,仍是优雅又自制地模样。

  楚乔原本以为他至少会往边上让一点位置给她通过,孰料眼前的男人根本没有这样的打算。

  待楚乔懊恼地定住脚步时,对面的男人已经稳稳地站在了自己的正前方。

愤懑的眼神抬起,便与幽幽的眼神对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