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9章 少爷,您是和氏璧吗?

第9章 少爷,您是和氏璧吗?

  说好一个星期的集训,结果三天就结束了。原因就是,准新娘楚晓妍的婚纱,因为一个小意外,出现了问题,需要楚晓妍要飞去法国做下改动。有钱人的世界,于瑞瑞不太懂。想着自己当初和前夫结婚的时候,花了一千块钱从网上淘来的婚纱,还被两家老人数落了一阵子。估计都不够楚晓妍的飞机票钱。

  听到这个消息时,于瑞瑞一点都不意外,心里只有“呵呵”。毕竟自己最近一直在倒霉,这点事,都不算事儿。不就是伺候这个恶魔主子吗,姐肯定HOLD住。

  只可惜,这个想法,于瑞瑞连一天都没坚持住。

  想着昨天晚上楚晓妍离开之前的千叮万嘱,只不过三天的时间,在邱子峰这家伙身边的注意事项已经写满了两个笔记本。想象一下以后的日子,真真是前途多舛啊!

  没有了幸运女神,陈凯也去分公司升职加薪去了,自己一个人面对这个刻薄挑剔的家伙,于瑞瑞正式开启了贴身助理模式。

  这不,早上五点,闹钟都没叫呢,于瑞瑞就醒了。确切的说,是一夜失眠,基本没睡。

  先是翻自己的小本子,看着有些连自己都认不出的字,越看越烦。后来干脆玩起手机,20分钟,斗地主输个惨不忍睹。想想自己最近这么背,心想不能赖社会啊。认命的躺在床上,从1数到了三万多。最后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梦,再睁开眼睛,天都亮了。

  时间充裕,于瑞瑞倒是一点都不着急。

  站到镜子前面,不急不慢的整理着衣服。还不忘回头看看桌子上的闹钟,才过了半个小时。

  出门前最后一项,对着镜子擦了口红。这是于瑞瑞的习惯,出门前最后一刻再擦口红,这样在出门前的一秒,都不耽误她吃吃喝喝。

  “早啊,金阿姨。”刚把门打开,于瑞瑞就看见金阿姨站在自己的门口。“您也这么早。找我有事?”

  金阿姨的脸上可没有表扬的样子,一把拉着于瑞瑞就上了楼,往邱子峰的房间方向走。一边走,一边往她的手里塞东西。嘴上更是一点没闲着。

  “少爷今天要去公司,这是西装,这是衬衫。领带和手表一会你陪着少爷去挑一下。”

  “今天是周一,少爷要喝牛奶。一会你看好温度,算好时间,少爷起床就送过去。”

  “少爷今天要用的文件,你都准备好了吗?不要有遗落的,惹少爷生气。”

  “中午要让少爷按时吃饭,家里会让人送过去。”

  “提醒少爷午睡,午睡的时候不要让他着凉。你在旁边要照顾好少爷。”

  “一会我带你去叫少爷起床,不能吵,不能大声,记住了吗?”

  “记住了。啊?不能吵,不能大声,那怎么叫起床啊?”听着金阿姨一连串的小钢炮,于瑞瑞才发现,自己的这三天都白训练了。

  “嘘!”金阿姨一脸嫌弃的看着于瑞瑞,“别吵到少爷。”

  “啊?”于瑞瑞一脸茫然,这邱宅都是什么人啊。

  当当当,金阿姨抬手敲门。于瑞瑞觉得就这个力道,别说睡着的人,就是自己醒着都未必能听得见。

  “嗯,少爷没醒呢,走吧。”金阿姨直接开门进去。敢情敲门就为了是证明里面的人没醒!于瑞瑞只觉得自己头上一群乌鸦,嘎嘎嘎。

  跟着金阿姨进了房间,于瑞瑞只觉得这一个睡觉的屋子,都要赶上普通人家的一个一室一厅的总面积了。突然想起了某年春节晚会的那句话,睡觉只需三尺三。心里不自觉的吐槽了一下。

  屋子的遮光极好。虽然外面已经是阳光明媚,可是屋子里面却还是能做到伸手不见五指。于瑞瑞都担心自己会不会被什么东西突然绊倒。

  在金阿姨打开了窗帘后,这个顾虑被彻底打消了。只见屋子里面整齐有序,书桌放着一本没有看完的书,被人打开倒扣着。地上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就连袜子都是整齐的摆放在床前的拖鞋里。于瑞瑞觉得,邱子峰有洁癖,至少是有强迫症。

  再看金阿姨,走到邱子峰床前,用蚊子大点的声音叫邱子峰起床:“少爷,少爷,您可以起床了。”

  邱子峰的眼皮似乎是动了动,但也只是一刹那的功夫,又没了动静。

  只看金阿姨这回离得更近了些,用苍蝇飞的声音又叫了一遍:“少爷,少爷,该起床了。”

  嗯,这回邱子峰有动静了,转了个身,接着睡。

  于瑞瑞心里捉摸着,怪不得这一大早就让自己来叫这主起床,感情你们这么个叫法,能叫醒的都得是神经衰弱。按照这个方式,估计昨天半夜来叫起床,正好。

  这金阿姨眼看邱子峰丝毫没有要起床的意思,正准备离得更近些,眼看着都快贴到这大少爷的脸上了。于瑞瑞实在是忍不了这么样的叫起床方式。

  “嗯嗯,”提高了嗓门,轻了轻了嗓子,金阿姨咻的转过头来,想要教训于瑞瑞,就发现床上的邱子峰有了声响。

  于睿如乘胜追击,直接开口道:“邱总,时间到了,起床吧。”

  这一声把邱子峰从梦里成功的拉了出来。就是这姿势有点奇怪。一只手举到了半空中,握着东西的姿势,然后半天不动。

  于瑞瑞看得一头雾水,一旁的金阿姨倒是急得乱转。一个劲的给于瑞瑞使眼色,只见于瑞瑞一脸茫然。

  就在这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时候,邱子峰没了耐心。话里带着怒气。

  “牛奶呢?”

  原来是要牛奶!想起了刚才金阿姨说的话。但是这一早上,又要叫起床,又要给更衣,端茶倒水的伺候着,哪里还有时间在他刚起床的时候就给他牛奶喝,关键是温度还得正好。想到这,于瑞瑞就觉得眼前这人有病,变态的男性公主病。

  “这点事都做不好,废物!”

  “您这大少爷,不,邱总!”于瑞瑞强压着火,从牙缝急挤出了这几个字。一双眼睛盯着邱子峰起床之后就一直微低着的头,看不清脸的样子。

  “这第一,我是您请来的助理,拿的是助理的工资。这让我端茶递水的,我就当是兼了个秘书的活。到没什么。您的吃喝拉撒不在我的范围之内吧。”

  “这第二,我是个十足的合同雇佣员工,不是卖身契的小丫鬟。最基本的尊重还是应该有的吧。”

  “这第三,邱总,您是和氏璧吗?”

  “你说什么?”邱子峰的猛的抬起头,狠狠的盯着于瑞瑞,看得于瑞瑞一个激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