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16章 霸道总裁病了

第16章 霸道总裁病了

  邱氏集团犹如商业王国一般的存在,这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对于于瑞瑞这样的普通人,邱氏更像是一个神话。在认识邱子峰之前,她的印象里邱氏就是钱和权利的象征。只以为这样的地方,这里的人都是呼风唤雨的。却从未想过,这权力和金钱的背后,有着多少的无奈,让人唏嘘。

  邱子峰的突然发病,使得整个邱宅进入了紧张的状态,人们个个如临大敌。邱宅的大门紧闭,谢绝一切来访者。陈凯连夜从分公司赶了回来,就连医生都是被请到了家里面,除了金阿姨和陈凯之外,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房间。

  于瑞瑞看着人们来来回回的忙碌着,心里没了底,在客厅中坐立不安。她从未听过,新闻似乎也从未报道过,邱子峰有什么重疾?如果真的很严重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去医院,在家里不是更危险吗?

  于瑞瑞有着一肚子的问题,可是现在没有人能给她答案。她只能在房门口急的一团乱转。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的门被打开。于瑞瑞看见金阿姨冷得结冰的脸,只见她开口说:“你跟我进来,少爷有话和你说。”

  “好。”于瑞瑞大气不敢喘,心中着急知道邱子峰的情况,片刻不敢耽误就进了房间。

  只见房内,陈凯正在抚着邱子峰坐起来。一旁的医生和金阿姨交代了一些话,就出去了。

  再看邱子峰,脸色依旧是苍白的,整个人都是有气无力的。也许是身体太过虚弱,坐起来都要费好大的力气,只见他靠稳后,轻轻的喘了几下,调整了呼吸才开口。

  “今天的事,你不许对任何人说,一个字都不能。”邱子峰虽然病着,可是看着于瑞瑞的眼神却是清明犀利的,看得于瑞瑞心里发寒。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梦,刚才和自己一起烧烤啤酒还在撒娇的人,肯定不是这个人。

  “是,邱总。”于瑞瑞被邱子峰的神情震得不自觉紧张了起来。

  “现在开始,公司里的事情,陈凯你负责处理,每天下班后来家里和我汇报。”邱子峰每说几句,就要喘上一会,休息一下。

  “是,少爷。”陈凯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眉宇间微微紧皱,透露着他有些担忧。

  “金姨,家里面除了刚才知情的人,其余的人全部放假。叮嘱大家,务必守口如瓶。”邱子峰忍不住咳了两声,陈凯拿过水杯帮他顺气。

  “金姨,家里的事就拜托您了。要是有人好奇心太重的话,您就直接处理吧。”邱子峰闭了闭眼睛,脸上的表情说明他现在很不舒服。

  “好的,少爷。”金阿姨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出门去处理事情。经过于瑞瑞的身旁,冷冷的瞪了一眼。

  于瑞瑞此时就算再傻,也明白自己可能是惹了大祸。想起自己并没有恶意,真的只是一片好心。这邱子峰与自己算得上是同病相怜,本是好意,想带他一醉解千愁。

  可是此时看着床上邱子峰病弱的模样,只觉得自己差点成了杀人凶手,心里难受的很。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的落了下来。

  “哭什么,我还没死呢。”邱子峰虽还病着,但是醉意全无,此时又是那尖酸刻薄的冷面总裁模样。“就算我死了,也不用你来哭丧。”

  听着这话,要是换做平时,于瑞瑞肯定是要怼回去,可是现在心里却只有愧疚,哪还有半分的怒意。抬手抹掉了眼泪,嘴里也是乖乖的应和。

  “不哭,”眼中还有没落下的泪水,摇摇头,还略带哭音,“我不哭,我都听你的。”

  于瑞瑞的这般乖巧模样,倒是邱子峰没见过的。先前看着这女人的眼泪,自己只觉得本就发病的身体,心中更是有些憋闷。可是现在瑞瑞却是强行忍下了眼泪,还这么听话,怎么自己更觉得心疼了呢。

  “你先出去吧,我和陈凯有话说。”说不清的烦躁,邱子峰就是不想再看见她流眼泪的模样。

  “我,”于瑞瑞只觉得邱子峰这样都是自己害的,心里只想着好好照顾,补偿。可是现在被赶出去,心里一时很不是滋味。“是少爷,那我就在门口,您随时叫我。”

  “随便你吧。”邱子峰只想着这蠢女人不顶嘴的时候怎么让自己这么心烦。摆了摆手,让于瑞瑞赶紧离开。

  房门关上之后,邱子峰长出了一口气,缓解自己的胸闷。不明白,已经让碍眼的人出去了,自己的心却还是揪着难受,却不是生理上的病痛。

  因为身体的原因,邱子峰的话说的很慢,甚至说说就要停一会。就这样邱子峰交代完公司的事情,已经快11点了。

  眼看着时间已经很晚,陈凯担心他的身体,就劝他早些休息。

  “陈凯,公司内部就说我要度假。有人多事,你知道该怎么做。万事谨慎,不要给人可乘之机。”邱子峰也觉得自己有些累,最后嘱咐了陈凯几句。

  “是,少爷。那我先抚您躺下休息。”

  “好。”邱子峰刚刚要躺下,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开门看看,那蠢女人还在门口吗?”

  陈凯打开门果然看见蹲坐在门口的于瑞瑞。看见房门开了,于瑞瑞只以为有什么事,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急忙问道。

  “怎么了,他又不舒服了吗?”

  “你是盼着我不舒服吗?”听见了于瑞瑞的话,邱子峰的声音从房里传了出来。“你回房间吧,不用在这守着,我没事了。”

  “不,不用了,我今天晚上就在门口。你要是有什么需要随时就能叫我。”于瑞瑞打定了主意,要照顾邱子峰,自己还能好受点。“今天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眼泪又不听话的掉了下来。

  房里的邱子峰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听不了这蠢女人这样的委曲求全。

  “行了,说是你的错了吗?别自以为是了。”本来是想安慰的,可是话一出口,就变了味道。邱子峰也搞不懂自己。“那你进来吧,在屋里守着。省着你半夜睡着了,我喊你你都听不见。”

  “嗯嗯,好。”听见邱子峰让自己留下照顾,于瑞瑞心里顿时觉得宽慰了许多。赶紧擦干了眼泪。进到房间。

  “陈凯你先回去吧,公司就交给你了。”邱子峰让陈凯先回去休息,毕竟明天开始,公司的事情都要交给他了。

  “是少爷。那我先走了。”陈凯看了看于瑞瑞,心里也有些担心,可是想着自己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处理公司的事,不让邱子峰担心。还是离开了。

  离开房间,陈凯按照邱子峰的吩咐,让金阿姨在房间好好休息,说邱子峰已经睡下了,让她不用过去了。

  “还难受吗?”

  “要喝水吗?”

  “要不要我把灯关掉?”

  于瑞瑞心下满是愧疚,只想补偿,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好。

  “嗯,难受。”刚刚躺下的邱子峰只觉得有只苍蝇在自己耳边转个不停。“不用喝水,你闭嘴就好了。”

  “啊,闭嘴。”于瑞瑞一听邱子峰难受,心下有些紧张,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啊?我闭嘴好了。”

  邱子峰却是累极了,于瑞瑞安静了下来之后,不过一会就睡着了。

  于瑞瑞看着床上的人睡了,起身关了房间的灯,只留了床头的台灯,调了昏暗的光线,小心翼翼的搬来了凳子做到旁边。生怕床上的人有什么不舒服,努力的睁着眼睛守着。可是守着守着,越来越重的眼皮还是合到了一块。

  不知道睡了多久,天还没亮,邱子峰睁开了眼睛。他的睡眠本就很浅,一个声响都会吵醒他。刚才他就是被旁边这女人不停的道歉吵醒的。本来满满的起床气,可是睁开眼睛才发现。这于瑞瑞是在说梦话。

  只看她反坐在红木椅子上,双手放在椅背上,头歪歪的靠着。嘴里时不时的嘀咕着“对不起,真对不起。你会不会很疼,会不会难受。”

  邱子峰自18岁出事以来,每次发病,为了不让消息外传影响邱氏集团,都是要将消息封锁。自己总是听着别人说。

  “少爷,您快点好起来把,快点好起来,不然邱氏都要倒大霉的。”

  “少爷少爷,您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邱子峰,你都多大的人,怎么一点不会照顾自己。”

  可是眼前的女人,却在问自己疼不疼,难不难受。这样的温暖,父母去世之后,还是第一次。起身,给于瑞瑞披上了一条毯子。却瞥见因为压着自己的脸,于瑞瑞竟然流下了口水。邱子峰突然笑了,这蠢女人。

  于瑞瑞感觉到了嘴角的额潮湿,又转了另一边睡了起来。

  邱子峰躺回到床上,看着于瑞瑞的样子,笑着笑着,自己也睡着了。很久没有这么的踏实。邱子峰只觉得,梦里自己的心都是暖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