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二十四章 难言之隐

第二十四章 难言之隐

  陈亚先,顾萌萌知道。就是她们刚到部队的那天半路上劫持她们的士兵头儿。听康威给自己讲过,这个陈亚先不简单,进特战队三年,光一等功就立了三次。

“噢。。。陈连长啊,我知道他,嗓门出奇大的那位。”顾萌萌心里那个汗啊,她和许恩雅可算是领教了这两个活宝夜晚的叫床声,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都不为过。

“奏四。。。他。。呵呵。”祝兰挠挠头,脸上露出一抹羞涩。

“噗嗤。。。”坐在身后的许恩雅这会子可算是清醒了,她那个乐啊,别提多阴险了。

瘦军嫂穿着一袭清亮的韩香绸裙子,她捏着衣角不好意思的介绍自己:“我叫柯芸柔,是士官林海森的妻子。我的职业是小学老师,一直居住在大连市。”

祝兰哈哈一笑,露了柯芸柔的底。

“她和林士官结婚一年多,可是两人真正在一起的时候只有结婚当天的晚上洞房了那么一次。第二天林士官就有任务归队了,一别就是一年多。这不,两地分居时候久了,她也想,他更想,好不容易队里批了探亲,她就不顾炎夏的跑来这深山老林子了。”

“嫂子。。。你。。”柯芸柔脸都红透了。

“怕甚。。实际情况嘛。俄这次就要跟部队打申请争取随军呢,贺团长要不批俄就住他的宿舍去。”祝兰抹了抹眼角:“不怕女军官们笑话,俄这次来就是要怀娃的,再不生娃俄怎么对得起亚先死去的娘。她去年走的时候亚先执行任务联系不上,老人家咽气时眼睛都没闭上,她想啥俄都清楚,她盼孙孙呃。”

大家都沉默了下来。

小小的屋子里静悄悄的,衬得屋外的雨声愈发的大了。

半响,祝兰坚强的擦一把脸上的泪珠,含笑说:“俄已经29了,再拖下去俄都要失去女人的功能了。这次,说啥俄也要了圆了俄婆婆的心愿,给他老陈家生个大胖娃再回去。芸柔,你不想吗?你不想给林士官生娃?”

柯芸柔被问得一愣,她看起来像是个有学问的清秀女孩子,被祝兰毫不遮掩的问及这个私密的话题,她不由得闪躲起来。

“还。。没考虑。”

顾萌萌见柯芸柔有些难堪,就起身找剪刀准备自力更生钉窗纱。她让许恩雅找钱给军嫂们,这东西虽说不贵,礼节上还是要得。

祝兰抢先一步挡住了许恩雅。说:“见外了不是,俄最烦别人给俄整这一套的,掏钱俄就不给你们弄了。”

许恩雅大大咧咧的伸手搂住祝兰的肩膀,说:“嫂子说话,一个顶俩,我们敢不听嘛!谁不服气,嫂子,我跟你说,你就用夜晚的声音不让她睡,怎么样!”

祝兰嘿嘿笑笑,又哈哈笑笑。。

忽然觉察出了一丝不对,她大嚷起来,红着脸作势要打恩雅的屁股。

“你这丫头,没羞没臊,还未出阁就敢调笑俄这个守了五年活寡的女人,你可真没有同情心。。”

许恩雅冲着祝兰虎了个鬼脸,一个箭步步伐无比灵活的跳到了床上。

顾萌萌一看囧了。

这丫。。。

敢情早好了是吧,就整她顾萌萌爱心泛滥好欺负,什么活计都甩给自己了。。。

“许恩雅。。。。。今天我不抽了你的懒筋!我就不是顾萌萌!”

“呀!!!!救命哪!。。。。救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