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20 听见

20 听见

20 听见 柳听雨 1592 2017-12-24

    刚到家门口,赵暮雨正准备开门,隐约听见门里有人在说话,现在这个时间,屋里除了焱没有别人,他会跟谁说话?

  

  停在门边,侧耳倾听里面的声音。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明明就是她的家,可是却搞得像做贼一样,只是等她发现时,自己已经下意识的这样做了。

  

  客厅中,焱斜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一头白发的离玺,那锐利的眼神就仿佛想要剥开他的胸膛将他看穿。

  

  “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找我,还以为你要记恨我一辈子,说吧,你找我来的目的是什么,不会就是为了跟我大眼瞪小眼吧?”离玺轻笑着问。

  

  “我们不是人类,不止几十年的寿命,要我记恨你一辈子,我还懒得费那个神。”焱一脸不爽的瞪了他一眼,抬手指着他,声明道:“不过你别以为我这就原谅你了,对你封印我一千年的事,我可是相当不爽,在我没释怀之前,我们不是朋友。”

  

  离玺轻笑摇头,“是你有错在先,却要怪罪于我,你还是这么不讲理。”

  

  “我是情有可原,也不想想那件事到底是谁引起的,我是吞噬了许多灵魂,但是你也不是完全没错。”焱激动的坐正了身子,几乎忍不住站起来跟他理论。

  

  离玺脸上的表情渐渐敛下,眼神深邃,思绪飘远,喃喃道:“是啊,那件事我难辞其咎,那本就是一场劫数,直到今天,我也没能从中逃脱。”

  

  焱蹙起了眉头,“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直到今天也没有逃脱,千年之前的事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呵,怎么样才叫结束了呢?”离玺轻笑,笑得有些凄凉。

  

  他这令人费解的话让焱心中生起了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而站在自己面前的好友跟以前已经不太一样了,似乎在暗中进行着什么。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一般,非常的不安,隐隐还透着一股不详的气息。

  

  “你到底想对赵暮雨做什么?你的行为太反常了,把我安排在她身边,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以她的身份,应该有很多妖魔鬼怪对她虎视眈眈,若你不说清楚,我可不会管她。”焱站起身,咄咄逼人的逼视着离玺。

  

  离玺轻松的笑了笑,断言道:“你不会。”

  

  焱眉头蹙紧,“你以为我开玩笑吗?这一千年,我的耐性早就磨光了,我不是你的棋子,你觉得我会乖乖被你利用,或者耍着玩吗?”

  

  “我没有耍你,最多是利用了你,就算我这样告诉你,你相信你也不会不管她,因为你是重情重义的焱,就凭她是打破封印放你出来的人,你也不可能忘恩负义吧?”离玺笃定的笑着,对自己利用他的事实毫不讳言。

  

  “你!......”焱为之气结,敢情这家伙是吃定了他这一点,所以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告诉他,是在利用他吗?哼!可恶的本性一点也没变,真应了人类那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焱挫败的坐下,带着怒气的眼神直直的瞪着他,“你不愿意说,我也不问,我只想为赵暮雨问一句,你为何让她留下了对你的片段印象却忘了最重要的事?”

  

  离玺的眼神黯了黯,扭头看向窗外的繁华街景,淡淡道:“我只是想看看如果是换个方式相识,她对我会是什么态度,至于留下的片段印象,那只是我的私心而已。”

  

  暮雨对他的恐惧与排斥,他看得清楚,那也许是对死亡本身难以接受才会迁怒于他,所以他想看看换一个方式他们会怎么样。可是他却存有私心,不愿让她完全忘记自己,于是便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你们那是什么意思,离玺,到底我跟你有什么关系?”门一下子开了,赵暮雨站在门口,大声的问。

  

  前面的话跟她没多大关系,她可以当作没听见,可是后面他们明显在谈论她的事,为什么她就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她只知道,脑中片段的记忆是离玺出于私心留给她的,可是忘记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昨晚焱也说她忘记了重要的事,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啊?

  

  二人回头看向她,她正直直盯着离玺,两人视线交汇的那一刻,离玺正了神色,道:“想知道答案就自己去寻找,不要依靠别人给你答案,所谓真实,不过是表面的证明,没有人知道它的背后还有多少不可告人,只有自己才能找到自己所求的真实。”

  

  赵暮雨咬唇,他这样的回答根本是摆明了告诉她,他什么都不会告诉她。深深看了他一眼,她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也没办法再追问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