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027 他的车溅了她一身泥

027 他的车溅了她一身泥

  可林舒泽不依不饶,直接就拉住她的胳膊一阵受伤的哀求着,“绵绵,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还能解释什么?苏绵绵愤怒的甩开了林舒泽的手。

  “绵绵,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林舒泽企图解释。

  但苏绵绵根本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而是鄙夷的笑出声来,“林舒泽,你真的不要脸,我苏绵绵和你算是彻底完了。”

  在当场抓住林舒泽偷腥后,苏绵绵已经对他彻底死心了。

  苏绵绵并不是那种死缠烂打臭不要的女人,于她来说,身心不干净的男人,她宁可不要。

  在校园里留恋一番这四年的生活后,苏绵绵便收拾好行李离开了。

  ........

  A市的夜生活来得特别的早,刚出校园没多久,整个A市的霓虹灯纷纷亮了起来。

  走在梧桐大道上,看着这来来往往的车辆川流不息的从她面前极速而过,看着街道两旁一对对情侣甜蜜相拥从她面前擦肩而过。

  此时,耳旁传来一阵阵清脆的铃声......

  从背包里取出那部破旧有些年头的诺基亚手机,苏绵绵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接听了起来。

  还未等她开口说话,电话那头唐雪儿的声音焦急的传来,“你跑哪里去了?”

  唐雪儿在酒吧里醒来时却不见她的踪迹,着急之下赶回学校,却听闻宿管会的老师说她已经离开了。

  见她迟迟不说话,唐雪儿更加着急了,“绵绵,告诉我你在哪,我立马去接你。”

  “不用担心,我回家了。”

  “回家了?那好...”

  苏绵绵明显能听出电话里的唐雪儿松下一口气的声音,接着电话那边便传来一阵电话占线的声音了。

  将电话收回背包,苏绵绵那双大眼睛环绕着整个城市看了一遍,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回到那个家暂时住上几日。

  此时此刻,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加长跑车从苏绵绵身边急速而过,车轮正好碾过低洼处一个泥坑,随即脏水飞溅了出来,正好喷向人行道走着的那身白裙子上。

  这条白裙子是苏绵绵从警察局离开后,用昨天刚领的薪水给自己买的毕业礼物,整整花掉了她两百大洋,到现在苏绵绵都还觉得肉疼。

  看着白裙子上那道道斑斓的污迹,苏绵绵气恼的对着早已飞奔离去的豪车一阵怒骂,“大爷的…长没长眼睛啊。”

  豪车司机仿佛听见她的怒骂声似的,竟然还回过头看了她一眼。

  但苏绵绵只顾心疼自己只穿不到一天的白裙,根本就没有看清豪车上那一张英俊的脸。

  ……

  将苏绵绵扔在大街后,付景言回了趟公司处理了事务,这才开着快车急速的飞奔在梧桐大道上准备回家。

  在经过距离A大不到五公里的繁华区,朦胧之中听到身后传来的女人阵阵怒骂声。

  恰好此时红灯亮起,付景言百无聊赖之下忍不住看了眼后视镜,却见身后闪过一道熟悉的娇小身影。

  只见苏绵绵旁边立着一个粉色行李箱,在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白裙子后,气恼的举着拳头,一双大眼睛死盯着他的车不停的嘀咕着什么。虽然没听到她的声音,但从苏绵绵的嘴型,她的行为举止,付景言仍然能猜得出她应该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付景言一阵低啐,在绿灯亮起之时,踩上油门飞驰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