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城市 第三十九章:太子妃,沫颖儿究竟是什么人?(求收藏)

第三十九章:太子妃,沫颖儿究竟是什么人?(求收藏)

    小松茸把锦被拉起盖住头,一秒钟后就不动了。

  百里流觞以为小松茸是羞愧难当,正在面“被”思过。

  也就没有搭理她了。离皇城还有一大段路程,小松茸受伤了,他不能带着她御剑,只能依靠马车快点赶路。

  希望能早些时日到达皇城。

  经过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赶路,百里流觞一行人终于到达了皇城。

  皇城乃天子脚下最为繁华的圣土,南来北往的商人络绎不绝,市集上小贩们贩卖着各种好玩的玩意,和各种诱人的美食。

  街道两旁店肆林立,薄暮的夕阳余晖淡淡地普洒在红砖绿瓦或者那眼色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洛北城增添了几分朦胧和诗意。

  小松茸睁着好奇的大眼睛四处张望,犹如会瞬间移动般,一会儿出现在做糖人的小摊上,一会儿在卖胭脂水粉的铺子上冒出了小脑袋,一会在香喷喷的包子面前,垂涎三尺。

  而一袭白衣的百里流觞,似乎一点也没有被眼前的繁华所吸引,他依旧是冷若冰霜的走着。仿佛身边走过的人,只是一片浮云,浮云飘过何须在意,仿佛身边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黑白的故事。

  他不在那一场故事里,自然也就无需入戏。。。。

  突然,小松茸从他的视线里冒了出来,蹲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她以为她还是一朵长在地上的松茸。

  “迷桐,你蹲在这里做什么?”

  百里流觞的眼里闪过一丝玩味,他突然很想知道这朵小松茸又在搞什么把戏。

  “师尊,我饿了,走不动了。”

  小松茸睁着水汪汪,可怜兮兮的,冒着星星的双眼哀怨的看着百里流觞。

  百里流觞轻笑,看来他要是再不带这朵小松茸去吃东西,她估计就要在这地上发芽了。

  “天色也不早了,前面有家客栈,我们就暂时先住在那里,顺便吃点东西吧。”

  百里流觞的话让小松茸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前一秒还在地上发芽,后一秒时速千里的冲进了那一家名为“鸿海楼”的客栈。

  小松茸一冲入客栈,便有一长相讨喜的身穿麻布粗衣,肩上披着毛巾的店小二迎了上来。

  “姑娘,几位?里面请。”

  店小二迎着小松茸在大堂的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了,小松茸兴奋的环看四周。

  她还是第一次到这么恢弘大气的客栈,看来这家客栈的生意挺红火的。整个大堂的人都坐得满满的。

  身前身后是一张张或苍迈、或风雅、或清新、或世故的脸庞,让小松茸都充满好奇。

  在小松茸东张西望间,百里流觞已然坐在了她的面前。

  “两位客官,吃些什么?”店小二谄媚的笑着,他的眼睛始终盯着百里流觞。

  他做了那么多年的店小二,看过无数南来北往的人,就是没有见过长得如此俊美的男子。

  不禁有点看呆了。

  “你们有什么好吃的通通端上来吧。”

  小松茸迫不及待的喊道,她什么都想吃,与其考虑取舍不如通通消灭掉,哈哈。

  “店小二,快点上菜呀。”

  小松茸看到店小二盯着师尊,一动不动的,不禁催促道。

  这时,店小二才触电般的反应过来,连声说,“好点,小的立马给客官上菜。”

  店小二离开了,小松茸本来想和师尊说些什么的。

  突然听到坐在身后的几个男人神秘兮兮的对话。

  “你听说了吗?那个妖妃又作恶了。”

  “哪个妖妃呀?”

  “还能有哪个妖妃呀,还不就是那个太子妃,沫颖儿。”

  是她的错觉吗?

  为什么小松茸觉得师尊在听到沫颖儿这个名字时,眼眸里突然闪过一丝悲伤。

  而且那悲伤是如此的深沉,似乎是痛到骨子里的悲伤。

  那个太子妃,沫颖儿究竟是什么人?

  为什么她居然能令师尊冷若冰霜的眼眸里出现浓烈的悲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