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城市 第四十四章:淡雅如他,终是有愤怒和忧伤的。(求收藏)

第四十四章:淡雅如他,终是有愤怒和忧伤的。(求收藏)

    众宫人,侍卫簇拥着太子的轿撵再次前行,依旧如同往常浩浩荡荡,气势不凡,仿佛刚才的刺杀并没有发生。

  花瓣依旧在空中飞舞,只是没有了刚才的绚丽,却多了一丝不能言明的悲伤。

  突然有一片洁白的木槿花瓣,在百里流觞的眼前华丽的旋转,却寂寞的飘零。

  百里流觞突然伸出手心,木槿花瓣就这样落在了他的手心。

  为何突然伸手接住这花瓣?为何心中突然多了莫名惆怅?

  是不舍得让这花凋零去?还是有另外不能言明的不舍得 ?

  “师兄,颖儿这辈子只想做你的新娘!”

  木槿花下,女子的眉微微蹙起,双眸含泪,她是如此的哀伤,将整片木槿花都染成了悲伤的颜色。

  “颖儿,我只当你是妹妹。此生,你都只是我百里流觞的妹妹。”

  女子悲伤的摇了摇头,眼泪划过冰冷的脸庞,绝望的滴落。

  她没有出声,但是从她微微亲启的红唇,知道她想说的不过只是一个不字。

  突然,嘴角涌出一丝猩红的鲜血。

  那一抹妖艳的猩红让女子显得更加的凄凉。。

  然而,她却感觉不到疼痛似的。

  红唇微微勾起一丝微笑的幅度,那笑容是如此的绝望,如此的凄凉。

  仿佛世界都成了黑白,唯有悲伤是如此的清晰,让人不禁迷了眼睛。

  百里流觞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只是一瞬间,却仿佛一光年那么长。

  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看着远去的尊贵奢华的太子轿撵,他的目光瞬间变得锋利了许多,他的手掌慢慢的握紧,体内的气息突然一阵紊乱。记忆也似乎在一瞬间切换了画面。

  “你只是一个卑微下贱的商贾之女所生的贱种,你有什么资格能当本太子的弟弟。”

  “父皇从来都不曾想要你这个儿子,不然他为何从未找过你。父皇的儿子,从来都只有本太子。现在是,将来亦是!”

  “下贱的人,永远只能趴在地上仰望高贵之人。记住,在本太子面前,你永远都只能低着头。”

  你是太子,永远都是众星拱月,光芒万丈,尊贵不凡!

  那我呢?

  风吹动百里流觞白色的锦袍,小松茸站在楼下,远远的望着百里流觞。

  此刻,她是如此清晰的看到了百里流觞眼里的忧伤以及愤怒。

  淡雅如水的他,终是有愤怒和忧伤的。

  只是他不曾对任何人说起。

  若有一天,我能走进你的心里,你可否对我说起你心底的故事!

  这世界永远都是如此,不管刚才发生了多么惊险或者多么激动的事情,人走了,一切便也散了。

  小松茸扶着受了重伤的刺客进了客栈,原本店小二是要阻扰她的。

  毕竟小松茸扶的可是刺杀太子妃的刺客,虽然刚才太子妃发话要放了那名刺客。但是这要是哪天朝廷突然怪罪下来,他这个客栈可是无人能担待得起呀。

  可是尽管店小二百般阻扰,小松茸硬是把刺客搀扶到了二楼的客房里。

  “你先好好休息,我这就去叫师尊为你疗伤。”

  小松茸把刺客安顿好,便要去找百里流觞。谁知她猛地的一转身,突然撞在某个人的胸膛上。

  小松茸委屈的摸了摸额头,抬头一看,原来是师尊,百里流觞。

  她立刻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说:“师尊,这人伤的好重,你快救救他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