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城市 第四十八章:我知你不愿伤他,但我只想保住你!(求收藏)

第四十八章:我知你不愿伤他,但我只想保住你!(求收藏)

    凤栖宫

  一妖艳魅惑的女子正拿着金色的剪刀端庄的站立在窗台前专心翼翼的修建一盆雍容华贵,国色天香的牡丹花。

  女子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身上穿着缕金百鸟朝凤大红洋缎锦袍,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雍容华贵,盛世凌人!

  这时一个宫婢打扮的女子,悄然的跪在女子的脚边,轻声的说道。

  “皇后娘娘,听说百里流觞已经进入皇城了。尚书大人请您定夺!”

  宫婢的话让韦后突然抿嘴一笑,虽然脸上挂着的是笑,凤眸却划过凌冽的杀气。

  “哥哥可是糊涂了,这种事情还需本宫定夺。那个孽种,十二年前就该去找他那狐媚下贱的娘!”

  韦后手中金剪一用力,咔嚓一声,一朵鲜艳的牡丹花无力的掉了下来。

  “花开并蒂虽好,总是不如这一枝独秀。多余的始终都是多余的,就该毫不犹豫的剪掉!”

  韦后媚眼里的笑意更深了,玉手扶着开得正盛的牡丹花,上下打量着,眉眼里尽是满意的神色,朱唇轻启。

   “栖雪,你看这花剪掉这多余的花枝,看起如何?”

  栖雪轻轻抬头,本是稚嫩的脸上却满是与她年纪不符的算计和恭维。

  “娘娘蕙质兰心,深谋远虑。这牡丹花在娘娘手中自然是极好的!”

  呵呵。。。呵呵。。

  宏伟奢华的凤栖宫突然响起一阵令人毛骨悚然,战栗不安的笑声,犹如阎罗催命一般,阴森恐怖。。。

  突然笑声戛然而止,韦后轻挑柳眉,目光鄙夷。

  “皇上可知那贱种来了皇城?”

  “回娘娘。。。”栖雪的语气显得有些迟疑,而后又坚定的说:“回娘娘,皇上已知道此事,今晨还派骠骑大将军贺长胜带精兵去接那个人。”

  “他果然还是忘不掉那个孽种,还是忘不掉那个孽种的娘!”

  韦后的目光瞬间变得凶狠,似胸中突然燃起熊熊怒火,袖手一挥用力的将窗台的牡丹花扫落在地。

  碰!

  牡丹花盆就在栖雪的腿边炸开了,要是平常人早已经失声尖叫了,可是栖雪却纹丝不动。

  黑色的尘土溅在她白色的宫裙上,以及白皙的脸上,她依旧面色不变,只是恭敬的低着头。沉静幽邃的眼眸里看不出一丝波动,像两万年不化的冰湖令人读不懂,看不透!

  果然能在韦后身边伺候的奴婢,必然有所不凡。

  只是这过人之处,若用在助纣为虐,那只能是自己的催命符。

  “那个孽种现在在什么地方?可是随贺长胜入了宫?”

  韦后妖艳的脸庞因为怒气而微微的扭曲。

  “娘娘息怒。那个人并没有随贺将军入宫,反而将贺将军以及一队精兵打伤,现如今在皇城北的小树林里。只待,娘娘发令,我们的暗卫就将能将那个人处死,干干净净。”

  韦后的怒火似乎稍有平息,只是眼眸里那一抹轻蔑与高傲更加浓烈。

  “为什么那个孽种到皇城,皇上怎么会比我们先得到消息。云瑾风究竟在干什么?”韦后凤眸里突然划过一丝冰冷的杀意,只见她突然一字一顿的说:“莫非。。是有了反意?”

  此时,一直沉稳的栖雪冷眸突然一紧,内心一阵剧烈震动,她的手心甚至渗出薄薄的冷汗。

  她故作镇定的说:“娘娘,云瑾风对娘娘一直是忠心耿耿的。此事怕是有什么隐情,云瑾风才会来不及通知娘娘的。对了,那个百里流觞既然能打赢贺将军和一队精兵怕是武功高强,身手不凡。栖雪认为我们的暗卫怕是无法除掉他!”

  韦后突然凶狠的看着栖雪,“那依你之见,这事如何办?”

  栖雪微微一笑,说:“云瑾风曾进言若想除掉百里流觞,必须借助一样东西。用此物,纵使他百里流觞武功再高,也只能命丧黄泉!”

  栖雪长长的睫毛覆盖住里她美丽的眸子,看不出她此刻的眼眸里波动的愧疚。

  瑾风,我知你不愿伤他,但我只想保住你!

  我不能让韦后对你起疑心,所以抱歉了。。。。

  坏人就由我来做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