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城市 第七十五章:难道璟王就是师尊?(求收藏)

第七十五章:难道璟王就是师尊?(求收藏)

    司仪姑姑听了迷桐的话猖狂的笑了出来,她的眼里近乎都是讽刺之意。

  “苏迷桐,你要和柳诗诗换?你拿什么和她换呀。”

  司仪姑姑的语气里尽是咄咄逼人的凶狠。

  “我去哪个殿,诗诗就去哪个殿。凤栖宫,我去!”

  迷桐从容的说,就算凤栖宫是人间炼狱她也不怕。

  她只想保护柳诗诗。

  队列里的人个个露出惊讶的表情,这凤栖宫可是个凶多吉少的地方,人人自危,躲都来不及了。

  这苏迷桐居然要顶替别人,是头脑发热还是傻了呀。

  而柳诗诗也是惊讶而又感动的看着迷桐,她没想到迷桐居然为如此对她,实在令她太感动了。

  司仪姑姑可没被如此情深的 姐妹之情所感动,而是轻蔑的笑了起来。

  “苏迷桐,你争什么出头鸟呀,你也在去凤栖宫的名册里,乖乖回去呆着吧!”

  啊!

  苏迷桐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凤栖宫的名册上,刚才柳诗诗不是跟她分析了一大堆时局的话吗?

  不是说苏紫倩当了璟王妃,宫里的墙头草们会给她安排好去处吗?

  迷桐根本不知道其实就是因为苏紫倩当了璟王妃她才会被安排到凤栖宫的。

  原本她是被安排到太子东宫的,就在昨夜苏紫倩用百两白银让内务府的总管将迷桐的名字写入了凤栖宫。

  所有的人都知道,入了凤栖宫就离一个死字不远了。

  迷桐默默的回到队列里了,她抱歉的对柳诗诗说。

  “诗诗,抱歉,没能帮上你。”

  “迷桐,你不要对我说抱歉,是我要对你说谢谢才是。你对诗诗的好,诗诗一辈子都会记住的。

  “你们姐妹情深,刚好安排到一个宫里,可开心呀,哈哈”

  说话的是刚才被分到东宫的程月花。

  此人一向心高气傲,目中无人,那白眼翻得那叫一个顺溜呀。

  “你说什么呀。”

  迷桐本想上前跟她理论,但是柳诗诗一直拉着她。

  “迷桐,算了啦,我们不要跟她那种人计较。心术不正即使分到东宫也别想当凤凰,永远都只是个宫女的命。”

  程月花被柳诗诗说道痛楚,突然举起手一巴掌想要甩在柳诗诗的脸上。

  迷桐果断帅气的按住了程月花的手腕,不屑的说:“想打诗诗,你也要问问我同不同意呀。”

  迷桐用力的将程月花一推,程月花立刻跌了个狗吃屎。

  站了起来愤恨的指着迷桐,怒骂道:“小蹄子,进去凤栖宫,我看你能活多久。”

  “安静,你们都不把本姑姑放在眼里了吗?”

  片刻的混乱在司仪姑姑的怒斥下平息了。

  宫女们各自回房整理衣物准备搬到各自相应的宫殿的宫女房了。

  迷桐本来也没什么东西,就过来帮柳诗诗收拾东西了。

  “诗诗,你这一卷一卷的东西是什么呀?”

  “是画呀,我喜欢画画,素日里要是没事,就自己偷偷的画上一两幅画,自娱自乐呗。”

  “你这好多呀,可不是一两幅画呀。”

  迷桐捧着一堆叠的和小山一样的画,准备收拾好放入竹篮里。

  突然最上面的一卷画落了下来,滚在地上,自己展开了。

  迷桐不经意的低头一看,便是那不经意的一看画卷上犹如谪仙一般的男子便入了迷桐的眼。

  迷桐仿佛触电了一般,手里的画像掉了一地。

  而她似乎突然惊醒了一般,扑到地上仔仔细细的看着画上的男子。

  似剑一般的眉毛,星辰般的眼睛,如此俊朗不凡的男子若不是师尊还能是谁呢?

  “迷桐,你怎么了?”

  柳诗诗看到迷桐那么痴迷的看地上的那副画,显得有些疑惑了。

  迷桐突然抓住柳诗诗的手激动的说,“诗诗,你怎么会有我师尊的画像?你认识我的师尊?”

  “什么师尊呀?”柳诗诗的眼睛里都是疑惑,“画像的男子是璟王殿下呀,这画是夜宴那天我偷看璟王然后画下的呀。”

  璟王!

  这璟王怎么会和师尊长得一模一样呢?难道这个璟王就是师尊?

  小米:

  下一章,璟王大婚哦,记得【收藏】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