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城市 第二十六章:刺杀?

第二十六章:刺杀?

第二十六章:刺杀? 米瞳 1120 2017-12-24

    云瑾风离开天皓阁后,独自一人去了后山。

  后山常有猛兽出没,所以平日里极少有人踏足。

  云瑾风之所来后山,是因为今天又是一个十五。每月的这个时候,他都要来这里收一只来自皇宫的信鸽。

  他轻轻的解下绑在白色信鸽腿上的信笺,信笺上的字迹依旧娟秀可是字里的意思却十分的歹毒。

  皇帝病危,即刻处理掉百里流觞!

  云瑾风将信笺看似无意的揉成一个团,轻轻的弹出手,信笺便在出手的那一瞬间燃烧成一团灰烬。

  妖妇,那么多年了,你始终不肯放过他!

  云瑾风蓝色的眼眸瞬间变成如同火焰般的血红色。

  只见他突然拔出腰间佩剑,一道寒光乍现,他用力的挥舞手中长剑,剑气凝成锐利的寒风,肆虐周围树木,一时落叶纷纷,寒风呼啸,一道剑光闪过,落叶且为两半!

  为何一定要取他的性命?

  云瑾风用力一挥,一棵粗壮的乔木瞬间变成碎片。

  天皓阁

  “师尊,你和大师兄很好吗?我刚才听大师兄叫你,流觞。不是长老耶!”

  百里流觞没有回答小松茸的问题,而是转身走向门外。

  就在,即将跨出门栏的时候,只是轻轻的一句。

  “好好休息,下次记得别再触犯苍曌法纪了。”

  小松茸仿佛被一个大铁锤再次击中小脑袋,瞬间被KO了。

  师尊呀,师尊你就不能透入一点点你的事情让我更加的了解你吗?

  百里流觞离开了,只留下他那一袭白衣的样子留在小松茸的眼底。

  后山

  “大师兄!”

  云瑾风在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后,那血红色的眼眸立刻淡成原本清澈的蓝色。

  他转身回头一看,依旧是那一袭白衣胜雪。

  “流觞,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感觉到后山凌乱的剑气,过来看看。”

  云瑾风微笑的拿起插在地上的长剑,走向百里流觞,突然云瑾风举起手中长剑,直指着百里流觞,眼神变得冷锐。

  “流觞,我们很久没有在一起练剑了,今天我们来切磋切磋吧!”

  百里流觞看着云瑾风长剑上闪烁的银光,轻轻点头。

  他们师兄弟确实很久没在一起练剑了,自从两年前他接任苍曌城执剑长老之位,成为苍曌城百年来最年轻的长老,便再未有机会与云瑾风在一起练剑了。

  其实他与云瑾风是一起拜入苍曌城掌门润道真人的门下,只是云瑾风因为比百里流觞早出生几日便成为师兄。

  而百里流觞因为身份特殊,性格孤僻从不与同门亲近。

  因此倍受同门冷眼排斥,整个苍曌城除了掌门就只有大师兄,云瑾风待他最好。

  修仙之人,过午不食,小时候云瑾风怕他挨饿,便把自己的食物偷偷留了一半,悄悄的拿给百里流觞。

  小时候他与云瑾风同住一屋,半夜云瑾风总会悄悄起来为他盖被。

  他不明白为什么云瑾风为何会待他如此之好,他只知道云瑾风待他如手足,他视云瑾风为兄长。

  此生,除了掌门润道真人,对百里流觞最为重要的便是云瑾风了。

  百里流觞,云瑾风两人皆是润道真人最为骄傲的弟子,一个已经成为苍曌城最年轻的执剑长老,一个未来即将接掌苍曌城成为掌门。

  两人法术皆高强,剑术皆是一流。

  只是俩人对决,到底谁更胜一筹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