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城市 第4章,这一夜,恐怕很多人难以入眠

第4章,这一夜,恐怕很多人难以入眠

  景城酒店的总统套房内,灯火通明,不时有医务人员进进出出,濮阳恒焦急的来回渡步。

  随着一阵悦耳的来电铃声,濮阳恒看了看来电显示,皱皱眉按了接听键。

  “濮阳恒,看了报道了,我妹妹怎么回事,说是宴会还在进行这丫头就跑了,最后记者怎么拍到我妹妹昏迷在顶楼的照片,途中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是怎么照顾她的,我们不都在国内,小景回国第一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我们还怎么放心把人嫁给你。”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声宛转悠扬抑扬顿挫的声音夹带着几分责备。

  “小诺,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小景的,伯父伯母那边就先不要声张了,免得二老担心,你们在国外回来后,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发生这样的事,实在抱歉,没能尽到未婚夫的责任。”见到言景汐久违的脸庞和联姻的兴奋,如今已经消失殆尽了,一种来自于心灵深处的紧张和担忧,如同暴雨一般地袭击着他的大脑。

  “这边活动结束后,我们就会赶回去,希望不会见到有任何问题的小景,这点你能做到吗?不然我们两家的合作停滞不前了,你应该知道小景在我们全家的地位,我也相信小景在你心里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这段时间就拜托你照顾了。”电话里不断给濮阳很施压的便是言景汐的同胞姐姐,言诺。

  一番交代下来结束了这段通话。

  躺在床/上的言景汐一副沉睡状态,当手触碰到她的额头时,濮阳恒才猛然发现这丫头正在发高烧。濮阳恒满满的心痛,不停的催促医生。

  躺着的言景汐昏迷中一直喃喃喊着一个人的名字,眼角还有泪水。看着这一幕的濮阳恒紧紧的握着景珞汐的手,抚摸着言景汐的额头说着:“小景,对不起,本来是想给你惊喜的,我只是太在乎你,怕你提前听到联姻的消息而不回国,才会没有告诉你,没想到你的反应那么大。”

  输着点滴的言景汐时而眉头微蹙,时而喃喃自语,额头上溢出豆大汗珠,坐在床沿的濮阳恒温柔的为其拭去冷汗,每次讲耳朵贴近嘴部都未听清生病的言景汐喃喃细语的话语。

  秘书长杭泫凑到濮阳恒耳边小声的报告到:“总裁,保安处查过所有的通道监控,没有发现在顶楼附近发现可疑人员,不过总统套房二的入住客人要求他那个楼层的监控入住期间关闭。”

  “套房的客人信息查到了吗?”避免打扰言景汐休息,他们在书房处理事情。

  “客人信息保密,不过是屹兴国际的人来办理入住的,可以从他们那边入手。”秘书长老练的处事方式。

  “不管入住的是谁,给我派人盯紧了,这种事不可以再次发生,你去安排人,以后跟在小景身边。”不管你是谁,只要涉及这件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酒店的另一间总统套房内,一男子站在落地窗前,一手插在口袋,一手摇晃着红酒,玻璃上折射出一张深沉睿智的脸。

  言景汐,时间将我们拉的越来越远,远到你都认不出我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句诗正应景。

  每一次,当我想试着去忘记我们之间的回忆,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忘记,怎么去删去刻在心里的记忆。数不清的不舍,想忘记又不敢忘记,怕忘了就再也记不起来了,再也拾不回那段回忆了。堂堂一大男人却败给了回忆,败给了你。这一夜安佑皓红酒伴着寂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