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城市 第133章,妈妈,这个叔叔是你朋友吗

第133章,妈妈,这个叔叔是你朋友吗

  办公室里的医生很年轻,里面有两张办公桌,其中一张是空着的。言景汐走进去,礼貌的问了句:“您好,请问您是给15号病床急救的主治医生吗?”

  埋头写病历的白大褂抬起头来,本就对15床的病人家属没什么好感,一见进来的言景汐,脸上的不屑更加明显。

  “你是孩子的母亲?”对病人家属有诸多不满也不会影响他作为医生的能力。

  “是,湛儿醒了吗?”言景汐很担心孩子,昏迷了有段时间了,眼里的急迫感十足,孩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该如何是好。

  白大褂看着言景汐眼里毫无掩饰的焦急和担心,开口道:“这孩子各项检查都做好了,报告还没出来,但是从医院内部的电脑上可以看出,孩子是风寒加上本身就带有地中海贫血引起的晕倒。”

  “地中海贫血??”言景汐只知道贫血,不过是普通的病症,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地中海贫血是个什么情况。

  “这是遗传病,孩子出生的时候你没在医院进行过全面检查吗?”他从未见过如此不负责任的母亲,没有知识不可怕,孩子前期都会做一项全面检查,这一副浑然不知的表现,可见这当母亲的都没有好好关注过孩子的成长。

  “能治吗?”言景汐没听过这种病,但是不管什么病都要治好。

  “地中海贫血的病人,体内造血功能不足,这类病如果是中期或重症就得靠输血,现时的移植疗法是从兄弟姊妹抽取骨髓、脐带血或血液中的干细胞移植到病人身上。若移植成功,病人的骨髓便回复正常的造血功能,贫血得以痊愈。移植疗法有一定危险度,病人在治疗过程中亦可能要忍受相当的痛苦。”白大褂简单的讲解了病理知识。

  “15床的小朋友,现在只是在血液数据上显示可能存在此症状,但具体的还得看半小时后的地贫G6PD检查报告,不过你们做父母的要做好心理准备,孩子的父亲或是你是不是存在地中海贫血的病?”白大褂结合现有的各项检查数据进行了分析,作为医生,他打心底的不希望这么小的孩子得这么罕见的病。

  言景汐顿时慌了,面露难*色**道:“孩子的父亲我不知道是谁?”

  一句话砸在地面上,白大褂对言景汐的感觉更不好了,这年纪轻轻的生活如此混乱,孩子这么大了,连孩子得父亲都不知道是谁。

  “半小时后根据地贫G6PD的报告在确诊,我还真是没见过你这样的一问三不知的母亲,但愿孩子只是风寒严重引起的,那样输几天液修养些时日便可。”这女人不但感情生活混乱,对孩子还这么的不负责任,孩子生病这么久不管严重了可算的上是虐童了。

  半小时等结果,这半小时对于言景汐来说相当于在地狱里煎熬。她完全没有心情等着,没有直接去休息室找安佑皓,出了医生办公室转角跑到医院的消防通道里。

  孩子的情况西雅图的Abel医生是最清楚的,言景汐拨通远洋电话。

  “Hello, Abel doctor, I'm silverdew。”换了号码,言景汐只好接通后赶紧做自我介绍,她怕那边一看是陌生号码会挂机。

  “Long time no see, can call me, it is zhan's disease。”当初就是这位医生说孩子依赖度太重,建议分开治疗,他也是湛儿在西雅图的主治医生。

  “Do you know if zhan has thalassaemia or his mother?”如果孩子有什么遗传的隐藏的病情,Abel当时应该会告诉言景汐的。

  “Zhan son is anaemic, miss Lin and zhan son are not in the situation of thalassemia, suggest you let the domestic hospital do a detailed examination。”

  “Mrs. Lin, zhan's mother, had other illnesses that would be passed on to her children?”这次的事件,让言景汐更加注意孩子之前的检查情况,需要一次问清他在西雅图的主治医师,是否还存在其他的病。

  “The mother had a history of depressive illness and no genetic history。”

  挂断电话,言景汐感觉浑身力气都被抽空,沿着墙角滑下来,嘴里喃喃道:“林,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湛儿。”瘦小的身子埋在膝盖间,现在临近晚上,过道里略微灰暗。

  消防通道的门被拉开,与自己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言景汐拭去眼角的泪水,连忙站起身来,不愿自己狼狈无助的形象被他人所见。

  言景汐起身抬脚迈上台阶准备出去,奈何刚蹲的这么一会脚竟然麻了。感觉自己顺势就要滑下,一双手伸过来拉住了言景汐的手臂,将其顺势扶正。

  “你,你,你怎么在这?”言景汐见到扶着她的人,正是湛儿的医生。

  “小姐的包落在我的办公室了,特意给你送来。”说着晃了晃拿在手里的包,以证实他所说不虚。

  “谢谢。”言景汐拿过包包,靠在墙上让双腿缓和一会。

  白大褂和言景汐一前一后出了消防通道。

  “孩子醒了,你是先去看孩子还是先来看报告?”白大褂脚步停顿下来,询问道。

  “抱歉,医生,我先去看看孩子,待会再来你办公室商量。”言景汐说完就转身奔向急救室的临时病房。

  ……………………

  “湛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言景汐跑到病床前,发现安佑皓已经先她一步陪在孩子床边了。

  “妈妈,这个叔叔是你朋友吗?”小家伙其实是想问,这是不是爸爸,可他明白那样会让妈妈很难堪。

  “嗯,我们湛儿好好打针吃药,以后和这位叔叔一样长得又高又帅好不好?”言景汐半蹲在病床边,帮孩子掖好被子,本想哄着孩子配合治疗,顺嘴就把安佑皓扯进去了。

  “护士刚问要不要住院,我拒绝了。”安佑皓站在一旁盯着点滴瓶子看。

  很多话不方便当着孩子的面在医院里说,言景汐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来回复,起身看着安佑皓。

  “你先去主治医生那边拿报告,等孩子点滴输完了,就直接送回去。”说完迈开大长腿做出病房。

  言景汐紧跟着出去,身后的小家伙着急的唤了一声“妈妈。”

  “湛儿,妈妈去给你取药,你乖乖躺着。”小孩子都希望生病的时候有人陪伴在床边,这感受言景汐能够体会,以前只要她不舒服一定得拉着濮阳恒陪着不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